【APH/親子分】相依 01


■ 此為APH的衍生女性向二次創作。
  與實際國家、人物、事件、宗教、歷史等皆無關係。



01.

  「……好熱。」
  「呼嚕呼嚕……」
  熱氣撫在鼻頭,一陣搔癢,他將頭轉至另一側,想繼續睡個好覺。

  當羅維諾.瓦爾加斯察覺不對睜開雙眼時,整室的靜謐立刻被連串髒字覆蓋,被一腳踢下床的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早已習慣似地爬起。
  午後太陽燦爛,黃澄澄的光芒自窗台流洩,不去細數窗口起落的朝朝暮暮,歲月只留下些許變化在他們身上,羅維諾爆出青筋,安東尼奧傷腦筋地搔搔頭。
  「混帳,你又走錯房間?!有沒有腦子啊你!」
  「羅維諾……你的房間比較近嘛。」
  「屁啦,只不過就在隔壁。」

  現場的第三個人緩緩開口「西班牙先生,午睡時間結束了。」,老管家擋在兩人中間,阻止這場鬧劇。安東尼奧打哈欠含糊不清地說午睡不夠真沒精神,羅維諾則皺眉回嘴說你這傢伙才是害我沒睡飽的元兇吧。

  老管家不忘對碎念的羅維諾叮嚀「羅維諾你的工作……」
  「好好我知道啦,經過幾十年再不想記也會記起來啦。」羅維諾搔著亂翹的髮尾,找尋睡前脫下的上衣。總管家繼續嫻熟地交代事項,昔日的小侍從已成為老管家,由烏黑轉至雪白的鬢髮,讓羅維諾不禁感慨他們真的與人類不同。

  安東尼奧難得安靜,沒有嘰嘰喳喳像隻吵死人的麻雀,不知何時又撐起下頷假寐,羅維諾無法忽略男人疲憊的神態,似乎消瘦些的面頰,還有雙眼下那深深的黑眼圈。
  「笨蛋,攬這麼多工作操死自己幹嘛。」他低聲吐出這句。
  一隻大手驀然用力揉著他的頭髮,安東尼奧大笑道「我就說嘛,坦率點的羅維諾更可愛唷。」處於不利的位置,羅維諾怎麼也閃不過,極度厭惡現在的身高差,讓這混帳有事沒事就喜歡揉著他頭髮玩。

  聽其他侍從說,木材的供應出了點狀況,原定完成的進度被迫延遲五天,安東尼奧的上司限時要求部屬解決問題,全部的人只好連夜趕工,安東尼奧已經三天沒有回家了。
  「船艦沒完工,上司就老看著海的那方生氣。」他苦笑說。
  『el imperio en el que nunca se pone el sol』
  太陽永不落下的帝國──西班牙。

  是誰說畫在地圖上的西班牙疆域,太陽將永恆照耀。
  稱霸歐陸,菲力普二世統治的西班牙帝國。
  王宮裡人們竊竊私語的故事,錯綜複雜的關係,是為了愛還是為了權力,諸如此類的問題大多是樁談好的交易。當數以千計的船艦駛向殖民地,載回成堆的掠奪品,沒人懷疑西班牙的強盛。

  但對羅維諾而言,幾十年的光陰。
  只不過是安東尼奧搬到隔壁的房間;兩人身高差距縮短了些。

  這傢伙還是一樣混帳。

  「哈哈親分可是很強喔,這點小事累不倒我。」安東尼奧再度咧嘴大笑,還不要臉捲起袖子,彎起手臂秀結實的肌肉,博得羅維諾再次白眼和一句不留情的『去死吧。』
碰了一鼻子的灰,安東尼奧一臉委屈說道「最近羅維諾真的很冷淡耶,我哪裡惹你不開心的嗎……這幾天很晚才回來,但今天的工程進度一定會……」
  「白痴啊,你在的話才是地獄,最好永遠不要回來!」

  啊啊,記得很久以前,你也說過同樣的話。
  不經意從男人溫柔微笑的雙眼裡讀出,羅維諾倔強地別開視線。

  他故意轉過身背對,扣著襯衫的釦子,但扣錯位置還不自知,只惦記用幸災樂禍的語調說「哼哼白痴,你繼續在這虛耗時間吶,等到你家上司發怒派人來這,到時再來看誰哭誰笑了。」

  「羅維諾,不看著我的臉說聲再見嗎?」
  聽到男人笑問,他的雙手一顫。

  「白痴啊,我根本不想見到你的臉。這幾天好不容易清靜點,不用看見你的蠢臉,我做起事來舒服多了,況且某人把自己的房間用來養蚊子,硬是跟我擠那張可憐的單人床,我恨不得離開這裡,自己一個人生活!」羅維諾占到上風,趁勝追擊、連番數落。

  為了小事吵架,又為了莫名其妙的契機合好。
  連外人都抓得到安東尼奧和羅維諾的相處邏輯,基本上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名義上該聽話的子分任性耍脾氣,名義上握有權力的親分每每都低聲下氣,為了不屬於自己的過錯道歉。

  等待對方說對不起,羅維諾已在心裡盤算要讓這傢伙做牛做馬補償時,卻沒有傳來應有的連串道歉聲。

  「好吧。」安東尼奧揚起笑。
  「什麼?」察覺有絲奇怪的羅維諾回首。
  
  「嗯嗯,就像剛剛羅維諾說的,你可以離開這裡一陣子,去別的地方也好,自己一個人生活也好,我會幫你跟老管家請假,所以不要怕老管家會罵你,有什麼需要的用品再找他拿,別擔心。」

  男人依舊笑得溫柔。
  這是自己又搞砸某樣事,以鬧彆扭的發脾氣方式向他求救時,安東尼奧會有的微笑。一絲無奈又多點放縱,要他別放在心上,不管結果多糟他都有辦法解決。
不對!他失去所有聲音,注視對方再平常不過的行為,午覺剛睡醒,安東尼奧慢吞吞地到鏡子前著裝,梗在羅維諾喉中的問句隱隱發疼。

  別擔心?去死你那見鬼的別擔心。
  羅維諾咬著牙忍耐,才把那句『那你呢?』吞回肚內。

  幾近奮力地在男人臉上尋找一絲絲的欺瞞。
  小時候第一次回家,男人動之以情、說之以理,甚至攤開一張地圖要他看清楚這條路是多麼危險,但他還是堅持自行回家。放不下心的男人偷偷摸摸跟在他後頭,解決偷襲的法國,最後還解救被土耳其抓到的他。

  之後他多次吵著回家,這傢伙都死命阻攔。安東尼奧先驚呼『這麼危險!不行不行。』,再來擺出親分的架勢命令『答應跟親分一起去,不然就不准回去。』不管何種方式,羅維諾最終都會佯裝不耐煩的樣子答應。

  返鄉的道路,漸漸習慣有另一個人相伴。
  但是一句話,就輕易抹煞他們之前建立的默契。


  「羅維諾,我走了。」
  那人微笑道別,關上門,徒留空氣中走遠的腳步聲。

  

  『選擇。』
  『離開。』
  『自由。』

  這夜,所有話語成真。
  但他卻從未想過話語成真的後續。

  踏出居住幾十年的房間,走出皇苑大門,眼前是一條望不見盡頭的漫漫長路。
  旅費、衣服與食糧等什麼也沒準備,而不回頭是他僅存的倔強,羅維諾從清晨走到日落,腳底摩擦出水泡,餓得兩眼發昏。
  最後路經一座興建中的教堂,工匠們發現倒在樹木陰影下的他,才急忙張羅些食物和飲水給他補充體力。羅維諾才剛恢復就急著詢問對方可否讓他留在這工作。

  「你的名字是?」
  「羅維諾.瓦爾加斯。」

  對方低聲啐唸句『真是個瘦弱的小子,該不會連塊磚頭都拿不動吧。』,羅維諾立即不服氣地抬起胸膛瞪回去,留有鬍渣的大叔見他如此反應,拍著膝蓋大笑,連帶在旁的其他人也跟著笑出。眾人哄堂取笑,但每個人笑彎的雙眸都溢滿關心與包容。

  「哪裡人?」大叔抹抹笑出的淚。
  「南義大利。」
  聽見他的回答,對方訝異驚呼「真遠啊!幹嘛千里迢迢來西班牙?算了,每個人流浪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人都一樣……最後一個問題啦,小子,你有什麼專長?」

  「專長?!」
  這次換羅維諾錯愕的驚呼。
  如果搞破壞也算一種專長的話,他倒是可以很自信地大聲說出。

  瞧他張嘴想說又說不出口的模樣,大叔將他上下打量一會後,嘆氣說道「偏偏教堂趕工急需人手……就用你吧,小子。」
  說罷立刻扔來一根鋤頭,羅維諾使勁力氣想把鋤頭扛至肩上。大叔看他想搬卻搬不動的模樣,嘲諷地補話「你八成是哪個離家出走的貴族子弟吧,瞧瞧你身上衣服和雙手,沒吃過多少苦,但既然來到這裡工作就要有認知,這裡的一切將與你的昨日完全不同。」

  這裡的一切,將與你的昨日完全不同。
  不需要提醒,他當然知道這種事,現實正冷冷地擺在面前。

  太陽已西沉,星子鑲在黑絨布似的夜空閃爍,風呼呼吹送著寒意。瞧他東張西望,似乎在找什麼物品,大叔故意笑問「唷──昨天還睡在溫暖的床舖上啊?今晚你只能睡在冰冷草地上啦。」

  羅維諾倔強地不做任何的抗駁,轉身朝一塊空地走去,就著沾滿夜露的草地躺下。陣陣涼意自背後侵蝕,他捲縮起身體,試圖多汲取些暖意,卻不見成效。
未完成的教堂四周堆滿建材,風穿過其間的呼嘯聲,蒼白月光點點灑落,映照下大地上少年孤單的影子。

  「混帳……」
  混帳、混帳、混帳──混帳西班牙。

  閉上眼,黑暗漩渦將思緒捲入,逃不出。

  明明只是近日吶,但曾感受的溫熱卻像早已遠去的過去般,怎麼伸手也不可得。湧出的液體沾濕了面頰,酸鹹的眼淚,竟成了他今晚唯一的溫暖。


To be continued



20090901 PM0824

謝謝大家耐心等待orz,這篇卡稿卡很久。
其實寫出來後才發現與《幼鳥》沒啥關係XDDD,但大家還是可以當作是《幼鳥》後續。
這次嘗試比較不同的風格,希望大家能看到最後。

特別感謝小永、牛的校稿,只靠我一個人絕對會死。

兩天一更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