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相依 02 前篇

02. 前篇

  「羅維諾呢?那吵鬧的小傢伙不是該出來瞪著我了?」
  
  「他回家了。」

  安東尼奧頭也不抬,專心埋首於資料中,但坐在紅色絨布的雕花大椅上的法蘭西斯差點沒打翻手中的紅茶,他戰戰兢兢地追問「那你在這裡幹嘛?」安東尼奧放下書本一臉困惑的回話「看資料啊,待會我還要回現場監工。」

  雖然不是第一天知道這傢伙的鈍感,但這次也太誇張了吧?!
  「我是說你怎麼沒跟去?!」法蘭西斯忍不住放大音量,緊皺眉頭。某些記恨的因素,他記得可是清晰無比,羅維諾小時候也曾回老家一趟,太想要義大利的他幾度伸出魔爪,最後都被這傢伙痛毆一頓。

  安東尼奧愣著笑了笑,不回話。
  法蘭西斯隱隱嘆息,啜飲變得微涼的茶。
  「也是啦,雖然闖禍的能力沒下降多少,他的確是長大不少。哥哥我很了解,唉唉那種孩子一夕之間長大的情形,還會笑著叫我去死……」自顧自說,但話題似乎已經轉到抱怨某位人士。
  「羅維諾不是孩子了。」安東尼奧微笑說,打斷對方的滔滔不絕。
  「傻子,重點不在這好不好。」法蘭西斯沒好氣地反駁。
  
  「他有自由。」答非所問。
  聽出對方不經強調的字詞,讓法蘭西斯揚起一股興味的微笑說「自由?──你是說給哪個人聽呀,我們都知道被佔領國家沒有什麼自由可言,至少羅維諾來你家就不是自願的。」
  「就是因為如此才……糟糕,時間差不多了。」安東尼奧急忙合起書本,收拾桌面散亂的紙張。法蘭西斯優雅端起瓷杯,桌上的精緻甜點幾乎都沒碰,茶會就匆匆結束,無所謂,反正見面的目的已達成。
  臨走前,法蘭西斯拍拍安東尼奧的肩,傾身在對方耳際輕笑「嗯哼,哥哥我短時間不會再來了,希望下次見面時不是看見你被亞瑟砍成重傷的悲慘模樣唷,當然啦,如果兩敗俱傷對我是更好。」
  「多謝你的關心。」他揚起嘴角應答,要看就看到最後吧。


  站在最高位的那人,以睥睨世界的目光,橫掃風平浪靜的海面,未回首就知曉他的到來,上司低沉嗓音說道「西班牙,你來了。」,他邁步上前,與其並肩一同瞭望廣闊的海洋。
  今日陽光刺目,海面波光粼粼,風刮著淡淡的鹹味。襯著碧海藍天的背景,一艘艘壯觀無比的船艦並排在港口,風將數不清的白帆吹動擺晃,耗費無數人工與資源所建造出的武器,向世人宣示沒有什麼是無法征服。

  「英格蘭的女王伊莉莎白,卑鄙運用海賊搶奪我們的船隻,處死神所愛護的正統王位繼承人,如此人神共憤的罪行下我們怎能束手旁觀!」眾臣沉默,唯剩海浪奮力撞擊崖壁的巨大聲響。
  海很深,深不可測。
  安東尼奧緊蹙起眉,每個人心知肚明真正的理由,伊莉莎白女王處死信奉天主教的瑪莉一世只是西班牙出兵的藉口,往返新大陸的船隻往往被英格蘭的海盜給劫掠,損失慘重,這個多數信奉新教的國家正野心勃勃向外拓展,而西班牙正是那塊擋路的石頭。

  當上司沉默的凜洌視線重重壓下,在場的大臣皆畏懼地垂首不敢與國王對視,只有安東尼奧昂首一笑。幾百年來的風霜歲月,已將自己的名字鑿刻於歷史石碑上。

  「我們會贏。」他彷彿只是在預告結局。

  這對西班牙而言,只會是必然。



  在那之後,艦隊依舊日日夜夜趕工,他再度三天夜宿工地後,才有空檔回到自己的住處。安東尼奧到家的第一件事不是回自己房間休息,他悄悄的走進隔壁,反身關上門。
  
  呆坐於椅子,讓時間無謂流逝,直到夕陽斜照在腳邊,安東尼奧依然撐著下頜注視桌面上的紙,那張用著歪歪斜斜西班牙文寫出的拙劣字跡的紙條。

  『我回家一趟,敢跟過來我就踹死你,混帳。  
──羅維諾。』

  真是教育失敗呀,短短幾句的西班牙文就可以出現一半的錯誤。
  安東尼奧苦笑,心情五味雜陳,不知是否該像以前替羅維諾上西班牙語課一樣,替他用紅筆圈出錯誤,如果真的這麼做,想必羅維諾會大罵『你瞧不起老子啊』然後徹底發飆。

  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即將出兵英格蘭的戰艦,加上這小傢伙平日素行不良,翹班是家常便飯,家裡缺了個身影也鮮少有人注意,但總是念著要羅維諾打掃房間的老管家,會默默地為這間房間打掃灰塵。
  一個人離去。
  卻讓他整個人都改變不少。
  
  不敢問這樣做對不對,他當然明白被統治的國家無自由可言,但至少在他身邊,羅維諾能夠擁有點自由,可以自由放聲大笑,可以自由地為了芝麻小事鬧脾氣。所以、所以就當作自己的一點點私心吧,讓他走遠一點。
  
  遠一點、遠一點。
  離開這裡,請不要看見這一切的紛擾。

  但如果『擔心』這字眼能輕描淡寫而過,該有多好。


To be continued

20090903 PM0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