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相依 02 後篇


■ 此為APH的衍生女性向二次創作。
  與實際國家、人物、事件、宗教、歷史等皆無關係。



02. 後篇

  教堂工地中穿梭不同的專業工匠,有石匠、木匠、灰泥匠、鐵匠、製玻璃匠和雕刻匠等,每個人各有專精的領域。原來面試時那位留有鬍渣的大叔是,這群工匠中的首席石匠,除了擔任石匠外,也身兼最重要的設計和監督指揮工作。

  天還濛濛亮,石匠大叔便毫不留情的踹醒羅維諾。原本躺不慣的草地,在這幾天的過度勞動下也變得可以一覺到天明。石匠大叔完全沒當他是外行人,每天照其他學徒的工作份量分配給他,絲毫沒有刪減。
  「小子,該起來禱告了──」
  「混帳,我叫羅維諾,羅維諾!」
  石匠大叔絲毫沒有改口的打算,再度重敲羅維諾頭一記。
  而等他匆匆整理好衣裝出現,眾人已虔誠跪在地上禱告,晨光灑落每個人肩頭,喃喃的禱告聲像山中湖水寧靜散開的漣漪。

  羅維諾站在最後,望著這副景象出神。
  每天正式上工前,所有工匠及學徒都會在未完成的教堂中禱告。未裝上彩色玻璃的長型窗射入朝陽,只完成一半臉孔的天使雕刻,甜笑垂首注視凡人。羅維諾的手自動地在口袋搜索物品,發覺空無一物,那一剎他才猛然驚醒。

  「杵在那幹嘛!快去拿刷子。」石匠大叔作勢趕人。
  「喔,好!」他趕緊依照指示行動。

  一座教堂的建成,需要耗費無數人工與財力,往往需要數十年,甚至幾百年的時間才能夠完成。先是挖地基,再來是建築支撐整座教堂重量的寬廣平台。
  石匠與灰泥匠合作築起教堂的高牆,木匠製作鷹架以便登高,讓匠人可以繼續完成具有難度的屋頂,沒有多少安全措施,站在高處的工匠只能將生命交予神。最後經過雕刻匠和玻璃匠的巧手點綴,一座幻如天國的教堂才會降臨人間。

  前天羅維諾差點撞毀鷹架,害上面幾位工匠差點演出了墜樓的悲劇,昨天他則是毀了玻璃工匠好不容易調出的色彩原料。石匠大叔揉著太陽穴沒多說什麼,只繼續分配不同的工作讓他做,沒有責罵反而讓羅維諾很不自在。

  羅維諾準備將排好的石塊的四周塗抹灰泥,以便讓石塊緊緊結合,他才剛從灰泥桶中拿起刷子,就一個腳步踉蹌就跌入灰泥坑,當他好不容易站起時,全身上下都是髒兮兮的灰色泥漿,石匠大叔好氣又好笑的睇著他說:「現在你只能發放中餐啦。」

  發放中餐,他站在女人堆中,被派來的羅維諾成為萬紅之中的一點綠。一堆婆婆媽媽群擁而上,三兩下他就被迫穿上一件白色鑲著蕾絲的圍裙,外加可愛的頭巾。
  該死的!我只有小時候不得已才穿過女裝!
  棕髮少年紅著臉,雙手彆扭地背在身後,圍裙和頭巾讓原本就纖細的少年看來像位少女,羅維諾的臭臉並未減少婆婆媽媽們直呼好可愛的尖叫聲,直到石匠大叔大喊放飯了,羅維諾才逃脫窘境。


  「笨蛋,現在這種時機,西班牙從南美洲運來無數黃金有來改善我們的生活嗎?!農民照舊辛苦耕作,貴族照樣吃香喝辣,改變的只有年復一年加重的賦稅,和宮中用黃金買來,多到能堆成山的奢侈品。」

  「經歷過一次大火,無數次的經費中斷,停工六十多年的教堂總算要完工啦,希望能夠趕上一個月後的祭典,主教和教士們都盼望著教堂的完工呢。」

  「小麥和其他生活日需品價格漲的嚇死人,哎哎,一定是來自殖民地的白銀所帶來的詛咒,聖母瑪莉亞啊,請救救可悲貧窮的我們吧。」

  肩被拍了一下,羅維諾猛然回頭。
  石匠大叔湊向前仔細瞧,摸著下巴說道「你圖畫得挺不錯嘛。」,羅維諾慌張地將紙張和碳筆藏起,結結巴巴道「只、只是隨便塗鴉啦。」午餐的忙碌時間過後,他迫不及待脫下裝扮,因為工匠們都希望他在旁看就好,不需動手,頓時之間羅維諾變得無所事事。
他偷偷摸走一隻墨筆跟幾張紙,在工地的一角坐下。

  「捕捉的神韻很不錯呢,工匠們邊談天、努力工作的模樣,表情有憤怒,也有喜悅,嗯嗯,素描功力很紮實唷,完全捕捉到剎那間的動作呢。」
  「還給我!那是我的畫!!」一不小心,他手中的一疊紙就被對方搶走。
  「哈哈,借看一下又不會死。」

  工匠們專心工作的身影、女人們提起籃子的微笑、孩子在教堂旁玩耍嬉戲,石匠大叔揚起最後一張紙,畫中是座沒有華麗裝飾的白色石頭小教堂,他疑惑地說「我走過境內許多教堂,這是我第一次見到……」
  羅維諾反應激烈地搶過,轉眼間那張畫就變成一堆碎紙。

  「這該不會是你的家吧。」
「才不是呢!」
  知曉對方指的是畫中的小教堂,羅維諾凶惡地回話,反正他又沒說謊。石匠大叔哈哈大笑,用力拍他肩膀一記,像什麼事情都已看透般。

  「你們的家在哪?」
  話一說完,石匠大叔的笑容便逐漸沉下。

  「你呢,你的家在哪裡?」一會,他緩緩回問。

  石匠大叔拾起了地上散落的紙片,將其中一角放置在掌心中。
  教堂的階梯上坐著一個男人,他抱著一個小男孩,旁邊有袋倒落滾出的蕃茄,男人瞇著眼笑得耀眼,嘟著嘴生氣的孩子鬧著彆扭。
兩人相依在畫面中。

  ──你呢,你的家在哪裡?

  遙遠故鄉的景致已在記憶裡褪色。

  但有一個人。
  有一個人會坐在他的餐桌對面,雙手端著托盤,上面全都是親手做的番茄料理。
  有一個人會皺眉碎唸他的叛逆跟不受教,也會在他受傷的第一時間趕來。
  即使被他遷怒,破口大罵說都是你的錯,有一個人還是會任由他責罵,只擔心他的傷口還會不會痛。

  有一個人,在別人說起家這個字眼時,他總會浮現那混帳的臉。


  石匠大叔溫柔地拍拍他的背,輕輕說了一句話。

  「有家的話,就早點回家吧。」



To be continued

20090905PM0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