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相依 04 END

■ 此爲APH的衍生女性向二次創作。
  與實際國家、人物、事件、宗教、歷史等皆無關係。

04.

  一部孤兒流浪記。
  有位個性惡劣的死小孩叫羅維諾,在他小的時候被迫與雙生兄弟分離兩地,必須到人生地不熟的國度做傭人。沒有選擇的權利,還這麼小的孩子啊,境遇多可憐唷。但是,當羅維諾遇上某個可憐倒楣的主子安東尼奧後,原本的孤兒流浪記立刻變成苦主受難記。

  這個小故事,開玩笑地流傳在西班牙家的洗衣房。
幫忙洗衣服的女傭跟大嬸總笑著說起這段故事,例如今天羅維諾又打翻幾個碗盤啦,安東尼奧又被逼著向上司道歉,收拾殘局等等。小故事,日日有更新進度。

  『媽媽,安東尼奧好笨喔,如果我遇上這麼刁鑽的傭人羅維諾,我一定會開門立刻叫他滾蛋。』聽完床邊故事的孩子不滿地發出噓聲。
  『傻孩子。』媽媽彈了孩子額頭一記,將他摟抱在懷裏。

  宮中有不少人嘲笑安東尼奧,例如高高在上的國王與不可一世的貴族,看見身爲日不落帝國西班牙體現的安東尼奧爲一個手無寸鐵的孩子狼狽不已,嘲笑總免不了。
  安東尼奧始終沒有反駁那些人。
  羅維諾行爲沒有收斂,依然故我地叫人生氣。

  明天還要早起去宮中洗衣服呢,媽媽注視熟睡的孩子,捨不得離去。
  孩子吶,我來不及對你說──

  比起穿著華麗的鬥牛服,雙手沾滿鮮血,在場上毫不留情地微笑處死牛只;面無表情,在宗教异端裁判所審判的高位上,望著一根根竪起火刑柱,釘著尖叫的人們燃燒成焦木死去的那個人。
  她比較喜歡那有點無奈、忍不住寵溺羅維諾的西班牙先生。

  其實羅維諾用力反對的話,安東尼奧也無法拿他怎樣。但是只有簡單的幾句抱怨後,他就讓安東尼搬至隔壁房間住下了。之後,羅維諾不再用些無聊的理由巧遇安東尼奧,在相鄰房間的長廊上,他往往直接將對方拉到自己房間包扎傷口。
  她知道,羅維諾其實是那最擔心西班牙先生的人,只是關心的方式總拐了個大彎。

  這是你不瞭解,外人不瞭解,或許連他們彼此都不瞭解的故事。

  很多年、很多年後。
  故事裏的兩位主角沒什麼改變,倒是洗衣房的人們來來去去,走得走、退休得退休。但這小故事還是口耳流傳在每天洗衣房的工作時間裏,悄悄傳頌。

  

  兩人風塵僕僕地騎馬返家,時間已是深夜,老管家似乎早預料到事態發展,已經請人燒好熱水,也吩咐下午的騷動不要讓國王知道,所以他們才能平安地洗了熱水澡,享用遲來的晚餐。
這段期間,羅維諾沒有說半句話。
  如果他發飆狂罵髒話或漲紅著臉故意不理人,安東尼奧還會感到安心些,但沉靜得過分、面無表情的羅維諾,著實叫他既擔心又害怕。現在的兩人,相對無語的喝著老管家送來的熱牛奶,安東尼奧決定打破寂靜。

  「那個……羅維諾,我先回房間睡了,你也早點睡、嗚哇!痛痛!──」他話才說到一半,羅維諾站起身,冷不防就往安東尼奧的腳踩下,轉身碰地打開房門離去。唉呀呀……羅維諾這次可真的討厭他了。

  但碰地一聲,門再度被打開,羅維諾抱著一個枕頭和毛毯走入。
  「耶?!羅維諾那不是我的枕頭和毛毯嗎?」安東尼奧簡直一頭霧水,當他是空氣的那人將他的枕頭和毛毯拋上床鋪,逕自脫掉上衣窩進他自己的毛毯裡。

  呃,希望不是他會錯意。
  今天羅維諾做的事,快用光安東尼奧一年份的驚嚇值,先是哭著主動擁抱自己,再來是板起臉孔當他是空氣,現在呢,逕自將他的枕頭跟毛毯扔上自己的床。安東尼奧祈禱不要是會錯意,跟著脫掉上衣,躺入被窩。
  「羅維諾,對、」正打算道歉,就立刻被他制止。
  「不要再說對不起!你煩不煩啊。」
  「哈哈,你總算跟我說話了。」明明被罵了,他卻無法克制的漾起微笑,羅維諾投來你果然是白痴的鄙視眼神。

  「吶,羅維諾為什麼喜歡畫教堂呢?」
  「……你還記得第一次帶我去看鬥牛比賽吧,你這個畜生居然把我丟在會場就走人了,害我獨自看那野蠻血腥的比賽,而你居然到最後散場後才找到我!」

  安東尼奧乾笑,看來那次經驗對羅維諾極為印象深刻,即使再次說起來還會氣得牙癢癢,停頓了一會,羅維諾才緩緩繼續說道「最後,你帶我去了那座教堂。」

  「一座用白色石頭砌成的小教堂,位在懸崖上,要上去的話,還必須沿著沒有護欄的崖邊往上走。那時海風大,回巢的鷗群停佇在岩上洞窟嘎嘎亂叫,我更是氣惱了,為什麼要你帶我來這鬼地方。」

  好美。
  所有憤怒化為無聲的驚嘆。
  教堂大門正對夕陽落下的方向,整座教堂被染成橙色,他們坐在石階上望著海與夕陽交織的美景,這時他才真正聽進西班牙混帳的話『這是我最珍藏的寶貝唷,每次我來到這裡心情就會很平靜……今天我要把最珍藏的寶貝送給羅維諾喔。』

  要將最珍藏的寶貝送給他。

  「我記得那座小教堂發生大火,已經焚毀了。」
  記憶隨話語點滴浮現,安東尼奧遺憾一笑,美麗的白色小教堂沒多久就遭遇天災雷火,毀壞之後也沒人重建,他也逐漸忘了這曾經擁有過的寶貝。

  「但是這跟羅維諾喜歡畫教堂……有什麼關係啊?」

  「混、混帳,還不都是你告訴我那是你的寶貝,又因為你說……你說你喜歡我的畫啦!害我、害我……白痴,老子我不爽講了啦,明天一大早要起床的混蛋快點睡!」語無倫次的說話,羅維諾突然發起脾氣,整個人連頭都縮進毛毯。

   安東尼奧微笑,他知道對方沒有真的生氣,只是感到不太好意思。過了一會,毛毯就被掀起一角,羅維諾嘟著嘴探出頭說「我不想被你害到悶死。」安東尼奧沒有嘲笑剛剛他的蠢呆行徑,微笑替他蓋好毛毯。

  「西班牙……我很沒用嗎?」

  「怎麼會?!羅維諾很好啊!……羅維諾不知道吧,在你到西班牙以前,親分偶爾覺得身為國家的體現很寂寞,漫長歲月只能看著週遭的人們死去,只有我獨自被留下來,直到某天你來啦,雖然子分老是惹麻煩,但這段吵鬧的時光是親分最快樂的時光唷。」

  身邊的人已沉沉入睡,安東尼奧伸長手臂將羅維諾擁入懷中,今夜不知為何想這麼做,已熟睡的羅維諾自動地在他懷裡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微張的嘴似乎會留下口水,還伸手抓住他的衣角酣睡,安東尼奧差點噗哧笑出。
  這般寧靜的夜晚會讓人產生錯覺……像明日也會如此。

  安東尼奧撥開羅維諾額前的髮,輕輕留下一吻。

  「晚安了,羅維諾。」



  隔日清晨,他沒叫醒睡得正香甜的羅維諾,接過侍兵遞上的銀色戰鎧及鮮紅色披風,安東尼奧打理好行裝,臨走時不忘對老總管交代「讓羅維諾睡到自然醒吧,盯著別讓他闖禍……然後也別讓他來送行。」

  「我將此命名為最幸運的艦隊,它也將也是不可擊敗的無敵艦隊!」上司威武的聲音成為戰爭開始的號角。
  海洋洶湧怒濤,戰爭既奪人性命、也會被奪走性命。港口黑壓壓一片都是送行的人群,不時有人低頭祈禱或仰望天空喃喃自語,他們全都看著自己的家人、朋友和情人,要到一個看不見的遠方廝殺,他們所能為親愛的人所做的,就是祈求神別帶走他們。

  安東尼奧不喜歡這種場面。
  況且,也沒人為他送行。

  為了檢查出航狀況,他在甲板四處走動,突然發現有張折起的紙掉落在面前,安東尼奧困惑地拾起。這個好像是從他口袋裡掉出的,胡亂猜想著誰會在他口袋亂塞垃圾,他不加思索地打開紙片。

  「西班牙先生?!你怎麼了──」
  發現安東尼奧的神色有異,一名士兵急忙跑近,安東尼奧擺擺手說沒事。

  「沒什麼,只是突然……有點想念……」
  說出如此怯懦的話會被上司責罰吧,苛責這降低士氣的舉動,但那名年輕的士兵露出了解的笑容,他掏出胸前的項鍊,打開項墜,裡面有一幅甜美女孩的畫。

  「這是我的未婚妻貝拉,等我們打敗那可恨的異教國家後,回到西班牙,我們就要舉行婚禮。」他被這名年輕士兵的笑容感染,安東尼奧也彎起嘴角微笑。

  「是呀,回來之後。」


  一張畫。
  一座教堂。

  黑色炭筆勾勒出那座懸崖上的白色小教堂,他們兩個人在教堂前的石階上,羅維諾坐在他的大腿上,他則擁著羅維諾,旁邊有袋滾落的蕃茄。欣賞夕陽與海洋相連的美景,他們好像是在吵架,但又像在說著什麼開心的事,畫中的他笑得很燦爛,羅維諾雖蹙眉嘟嘴,但仍感受開心的情緒。
  一幅相依的風景。

  
  『練習畫教堂很久了,我畫了幾十座,還是畫不太好……

  混帳畜牲西班牙,不准受傷,快點給我平安地滾回來!
                          羅維諾』




                     ────────-《相依》


20090901PM0822
20090911PM2130

私心BGM / 石膏(ギブス) / 椎名林檎

あなたはすぐに寫真を撮りたがる
你總馬上想照相
あたしは何時も其れを厭がるの
但不論何時我就討厭那一點
だって寫真になっちゃえば あたしが古くなるじゃない
因爲一旦照了相 那我就變老了不是嗎

あなたはすぐに絶対などと雲う
你總馬上說出絕對什麽的
あたしは何時も其れを厭がるの
但不論何時我就討厭那一點
だって冷めてしまっちゃえば 其れすら噓になるじゃない
因爲一旦感情冷却了 那些不就都變成了謊言嗎

don't you think? I wanna be with you

此處に居て
就在這裏待著
ずっと ずっと ずっと
永遠地、永遠地、永遠地
明日のことは判らない
明天的事誰也不知道
だからぎゅっとしていてね ダーリン
所以請緊緊地擁抱我吧 darling

あなたはすぐにいじけて見せたがる
你總馬上露出怯弱的樣子
あたしは何時も其れを喜ぶの
而我不論何時總爲此而感到高興
だってカートみたいだから あたしがコートニーじゃない
因爲就像寇特可本一般 我不就像寇特妮洛芙了嗎

don't you think? I wanna be with you

傍に來て
到我身邊來
もっと もっと もっと
更加接近地、更加接近地、更加接近地
昨日のことは忘れちゃおう
昨天的事就忘記了吧
そしてぎゅっとしていてね ダーリン
然後緊緊地擁抱我吧 darling

don't you think? I wanna be with you

また四月が 來たよ
四月又來臨了
同じ日のことを思い出して
這讓我回憶起同一天的事



《後記》
  我第一次遵守更新的約定XD
  這篇在寫作過程當中,瓶頸間先生不時串個門子,加上死綫小姐一直賴在我家不走,搞得我老是在噗浪上發飆,謝謝朋友小永的幫忙,仔細地把這篇校了又校,這篇故事才可呈現在這裏。

  我决定出本了(笑,打算完成這挂在嘴邊好久的目標。
  今年11月的NLN APH ONLY場&CwT23,本子預定收錄《幼鳥》、《相依》、《中點》(以上公開發表),以及未公開的砂糖短文兩篇,九月底將開放預購。不管人數再少,我也會堅持把本子完成,要用生命阻止窗打開啊!XD

  感謝閱讀到這的你。
  至于下一篇《中點》……..瓶頸間先生你可不可以走啦(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