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H/土希】平日。窗邊


  少年的慣性發呆,在男人的眼裡已是世界百大不可思議之一。
無論晴天還是雨天,悶雷驟響亦是夏風吹撫,少年總倚在那扇窗邊,望著不知名的遠方,連貪圖溫暖而偷靠過來的野貓,用著扎人的舌舔舐他的腳指,都沒辦法使這定格畫面再次動起。

  就在那扇窗邊。
  時間靜止,意義抽空,連『薩德克』這個存在都微不足道。

  「咳、咳!你幹嘛啊!」海格力斯用力咳嗽,口腔滿是嗆人的煙味。

  薩德克抹抹臉頰微微滲血的傷痕,對方生氣的神情,讓他滿意露出微笑。
早在理智還沒阻止前,扔下指間的煙捲,他的掌已粗魯地撫上少年的纖細的頸,強迫他承接這侵略十足的深吻。從以前到現在,海格力斯從未輕易屈服過自己,這次反手一抓,他的臉頰便多了三道抓痕。
  但能夠讓他看向自己,這點小小代價值得付出。

  「你居然還有力氣爬到這裡吹風。」薩德克沒有意識到自己語間的濃濃酸味,伸手替海格力斯半開的襯衫扣好釦子。
  「那張床還能睡嗎?」他漠然回答。
  「是不能。」原兇微笑,一夜翻雲覆雨,那張床早凌亂的不成樣。

  不想搭話,少年再度轉過頭,望著他永遠不了解的無名遠方,畫面重新定格。
  但這次,薩德克沒有了焦躁,他笑著坐在少年默默挪出的空位上,一聲輕嘆,彷彿尋覓多年的信徒,終於抵達應許之地。


  永遠寫滾床單前跟滾床單後的貓印,這次忍耐不住寫了(依然是寫滾床單前跟滾床單後)的土希,被卡掉的激情片段請往淼曦噗浪走(告非,喔耶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