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 親子分】中點 01 前篇

■ 此為APH的衍生女性向二次創作。
  與實際國家、人物、事件、宗教、歷史等皆無關係。
■ 小小的自我流設定。


01. 前篇

  「沒有用的,您不必多費心了,胡安醫生。」
  「是我能力不足…..」
  安東尼奧揚起微笑,試圖讓對方安心,但對方仍難掩沮喪,老醫生闔起醫藥箱,緩緩說道「你的左眼已經失明,我還能不難過嗎?」。安東尼奧伸出手,輕輕地觸碰左邊的眼睛,熱辣的痛感如針扎一般,只能望見無際的漆黑。
  「不是您的錯啦,我這個傷本來就沒有藥醫,也許明天它就會自己好起來啦。」安東尼奧沒有一分消沉,甚至開朗以對,但老醫生依舊愁容滿面,他無法釋懷的嘆息「西班牙先生,你明明只是在街上剛好撞見一群農民暴動,出面制止爭吵,卻被他們給……唉唉,最近的治安竟然惡化成這個樣子。」


  「胡安醫生,就說不是您的錯嘛,您再這樣愁眉苦臉下去,反而會讓我覺得過意不去。」安東尼奧了解對方洩氣的理由,任誰看見一隻汩汩冒血的眼睛都會驚慌不已,胡安醫生已算經驗老道,當下就立刻進行緊急處理,但他手指的輕顫仍洩露了心底的慌亂。

  「胡安醫生,請別告訴羅維諾…….」
  「怕他嚇到?還是怕他擔心?」老醫生狐疑地接話,安東尼奧抓了抓頭,不知道從何解釋。

  「呃,是因為我今天沒辦法煮晚餐……」

  老醫生聽完他的回答,額間流下一滴尷尬的冷汗「呃,西班牙先生,我剛剛在長廊遇見羅維諾,因為他問起你的情況,所以我就……」話還未說完,碰的一聲巨響,房門被用力踹開,隨著一陣水花四濺,撲倒在地上的那人,頭頂著水盆,華麗登場。

  「太遲了。」安東尼奧無奈地說。
  從一個病人變成兩個病人,老醫生小心翼翼地替那非自願加入的新病人上藥膏。羅維諾額頭腫了一個大包,正以憤恨的眼神瞪視站在醫生身後的安東尼奧,但對方只無辜地聳肩說道「這可是你自己弄得喔。」
  「混帳!!我是在說你幹嘛瞞著我啊?!」羅維諾只恨此刻不能動,不然他早就衝上去給那混帳傢伙一拳。  
  「我就怕發生發生這種事嘛,你看,額頭腫了這麼大一個包。」安東尼奧笑著湊上前去,遊刃有餘地閃躲對方的攻擊。他低頭檢查羅維諾的傷口,吹口氣笑說「不痛不痛,痛痛都飛走囉,好險沒流血~幾天就會消了。」
  「你這混帳畜生!!」
  「哈哈,羅維諾你生起氣來真的很可愛耶。」
  「夠了!你們都兩個都給我閉嘴!!」
  老醫生重重沉聲一吼,你來我往的兩人立刻乖乖地坐回椅子上。老醫生一開始訓話就停不下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兩人最後逼迫不得已只好聯手扯笑,提醒老醫生時候不早,老醫生才意猶未盡地離開。
  門才剛闔起,羅維諾瞬刻拉下臉。

  「羅維諾,今天我們吃大廚煮的晚餐好不好?,雖然大廚的手藝沒親分好,但是今天就勉強湊合湊合吧。」安東尼奧轉身走向櫥櫃,伸手正想拿出餐具,只剩單眼的視力讓他目測距離失準,差點摔破盤子。
  「笨蛋啊你。」羅維諾嘲笑的話語藏不住濃濃的擔憂,他粗魯地搶過安東尼奧手上的盤子後,垂首逃避相交的目光。

  「傷很快就會好了啦。」安東尼奧伸出寬大的手掌,揉著羅維諾的頭髮,輕鬆一笑。

  已經不像從前可以輕易摸到對方的頭,羅維諾的身高已經到達自己的肩膀,由一名少年轉為青年。安東尼奧有點懷念那樣的時光,只要稍微低手就可以摸到羅維諾的頭,只要這麼做他就會像一隻被踩了尾巴的貓,張牙舞爪。
 
  「西班牙混帳……你還當我三歲小孩啊?!被自己的人民所傷……跟戰爭受到的傷害完全不同……別以為我不知道!」
  看來小貓真的不像以前一樣,可以輕易拿其他的餌食轉移注意力,羅維諾沒有忽略原先的話題,炯炯直視他的雙眼,無語質問。
  「別生氣嘛。」所有計倆被拆穿,安東尼奧只好苦笑屈服。
  「不生氣才怪。」羅維諾氣呼呼地鼓起雙頰。

  安東尼奧知道,羅維諾從未真正無理取鬧過什麼,他的理由一向很單純。
  像是希望某個人能夠過得好,這就是他所有的理由。

  「何況還等你現在想到,晚餐我早吃完了!」羅維諾像是有個不聽話兒子的母親,邊碎碎念,邊忙進忙出的端出預留的飯菜,完全沒發現跟在後頭的安東尼奧,正頭疼地擦拭他沿途滴落在地的湯汁。
  被全程監視吃完晚餐,又被勒令不准幫忙的安東尼奧,只好眼睜睜看著羅維諾摔破一個碗盤又一個碗盤。
  「羅維諾……這些明天再收拾,已經這麼晚該睡了吧。」安東尼奧為挽救最後的碗盤,拼命擠出的一番說詞,沒想到對方真的放下手中的碗盤碎片,走向自己。羅維諾傾身望著他被紗布纏繞的左眼,吞吞吐吐地問「那個…..你的眼睛還痛嗎……」

  「嗯,不會痛了。」他即答。
  「騙人,明明就很痛。」羅維諾蹙眉回嘴。
  安東尼奧感覺到羅維諾的手指輕滑過紗布的重量,他努力維持微笑的姿態,不願讓羅維諾發現眼睛加劇的疼痛。雙方沉默,僵持的局勢,見羅維諾神色複雜,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東尼奧噗哧一笑。

  「就算只有一隻眼睛,親分我還是強得很──好吧,為了證明親分我眼睛一點問題也沒有,我就為死不相信的臭小孩唸童話故事書吧。」
  「你是白痴嗎?首先,我不是小孩了,第二,這可以證明你沒事才有鬼!!」
  「哈哈,但是羅維諾很喜歡聽故事書嘛。」

  夜已深,爭吵許久的兩人都累了。
  安東尼奧在床上擺好兩個枕頭,自書櫃裡選一本書,拍拍身旁的位置笑道「我是說真的啦,快點躺好吧。」羅維諾沒剩多少力氣抗議了,況且他也擔心安東尼奧的傷勢,就順從地爬上床蓋好棉被。

  朗朗的讀書聲輕柔地在深夜裡低語,像是一首搖籃曲。
  入睡前,羅維諾用濃濃的鼻音說。
  
  「西班牙……不要瞞我了。」

  「吶吶,羅維諾,聽聽童話不是很好嗎?」


20091010 PM1054

小永大人,謝謝妳在繁重的報告之餘還願意幫我校稿
除了慚愧再慚愧外,我也想揍自己一頓,但後面還麻煩妳多幫忙(跪

「中點」的架構比我想像中大很多,所以現在的我只能淚目完成他。
開學後的瑣事也占據我大部分的時間,所以寫這篇格外艱辛T口T
應該都是週末更新(是應該喔,這是我的目標Orz)

不好意思,開頭很沉重。
但還是希望各位能夠看到最後XD(不要因為我一開始拿安東尼奧開刀就…...)

【親子分小說本】Brama luce solare(思慕陽光),開始預定囉,如果有興趣的話請移駕網誌的預訂資訊頁,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