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中點 01 後篇


■ 此為APH的衍生女性向二次創作。
  與實際國家、人物、事件、宗教、歷史等皆無關係。


01. 後篇

  「哇!西班牙先生有好多書。」
  兩個房間大的書房,一個個大型書櫃沿著牆壁排放,簡直像座小型的圖書館。年輕人四處走動,不時隨意地抽出一本書瀏覽,或是在展示的畫作前駐足欣賞。

  「沒有啦,大部分都是工作上需要。」他擺擺手,想澄清對方的誤解。
  年輕人崇拜的目光讓安東尼奧揚起苦笑,實際上他並不是一個嗜書的人,只是因為許多政策和工程需要相關知識,於是數學、建築和歷史等等各種書籍就在長年累積下,他的書房擁有不少的藏書量。

  「哈哈,這一排童話繪本該不會也是工作需要吧?」年輕人指著某一層書架大笑。
  「呃……也算是啦,羅維諾小時候很討厭西班牙文課,上課老是不專心,最後我就想出了一個好辦法,用西班牙話念睡前故事給羅維諾聽!他每次都會乖乖聽完喔。」看到安東尼奧自信滿滿的炫耀過往事蹟,年輕人頓時狂笑到直不起腰。
  「哈哈哈!我終於了解為何爺爺臨終前仍惦記著您和羅維諾,不停反覆要我保證會好好伺候您,以及盯著羅維諾別闖禍。」話說完,他微笑的弧度就洩漏了一絲寂寥。
 
  記憶如影隨形,只要一個字詞就可以喚召過往。
  此刻,他們同時想起一個人。
  那個人最初是個魯莽愛抱怨的小侍從,最後晉升成為有聲望的總管家。他貼心打理各項大小事物,做事伶俐,還會開開小玩笑。安東尼奧帶著懷念的神情對年輕人指指牆上的污痕,那是他爺爺第一次打破茶壺所留下的痕跡。

  「我受到你爺爺很多的照顧……」
  「哪裡,我們一家人才受您多方照顧呢,您的吩咐已是我們家的金科玉律啦,包括我在內,每個人都興高采烈地遵守,而您今天有什麼吩咐呢,先生?」年輕人揚起調皮的笑容,還假裝脫帽致意。
  「那麼……」安東尼奧環視整個書房,慢慢走過毎個書櫃前,從最底層的古老的辭典,到最近別人新送來的精裝套書,他望著書本的眼神讓人猜不透。
  
  「幫我把這房間裡的書全拿出去燒了吧。」
  「啊?!!」


  安東尼奧丟給年輕人一捆麻繩後,親自搬下一櫃的書開始綑綁。當他瞧見年輕人還呆楞在原地不知所措時,微笑的再次說明「你沒聽錯,快把房間裡的書都拿出去給燒了吧,不然你要扔進水或埋起來都行,反正讓這些的書消失就好。」

  一捆又一捆的書綑被帶往庭院的空地,年輕人中途還不停地確認是否真的要這麼做,他也不厭其煩的回答「沒錯,我很肯定。」,最後當所有書都被放置妥當,一疊疊的書本在庭院中央堆成了一座小山,安東尼奧吩咐其他侍從拿來柴火。
  年輕人握著火種,遲遲不敢動手,安東尼奧靜靜地接將年輕人手中的火種接過,下秒,一點星火落在書堆上,緩緩擴散成凶殘的大火。

  今日終將成為明日的歷史。
  安東尼奧注視熊熊燃燒的火堆,一本本書正燒成灰燼。
  他還記得第一次翻開書本時所感受到的顫慄,無數場戰役、民族遷移、王國的興亡與毀滅等等過往歲月,文字忠實地將所有關於『西班牙』的一切記載在那張薄薄的紙頁裡。
但關於『安東尼奧』的一切呢?他對人類生老病死的無奈、他對時勢的擔憂、他的孤單寂寞……書籍上回應的只有一片空白。

  「今天我來是想告訴您…….我要去從軍。」
安東尼奧與那灼灼的目光對視,火光將年輕人的雙頰映照得通紅,一句音啞的愧歉深深低迴「對不起,我無法服侍您了。」,安東尼奧沒有多問些什麼,僅僅是拍拍年輕人的肩膀。
  「要活著回來,好嗎。」
  「當然,我總要讓您可以向我天上的爺爺交代嘛。」
  
  留下年輕人獨自處理那堆書,那是他身為自己隨從所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後一件。有多少像他這樣的青年懷抱信仰,前往參與戰爭,也打從心裡明白將此去無回。戰爭從不是發生於遠方與自身無關的傳聞,戰爭,是迫切攸關明天的麵包、飢餓和生存。

  他懂年輕人的抉擇,也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傍晚,安東尼奧回到房間時,發現有位稀客正大方地躺在自己床上,睡得香甜。
羅維諾被開門聲給喚醒,揉著剛醒的迷濛雙眼,咕噥一句「你回來啦。」安東尼奧笑著要他別急著起床,還睏的話就繼續睡吧,但羅維諾還是坐起身來,這時安東尼奧才發現羅維諾懷裡的物品。

  一本應該被燒毀的童話繪本。

  「這是我最喜歡的童話繪本呢。」羅維諾輕撫書本的封面,以前繪有精緻彩色圖片的書皮被火焰無情吞噬後,已變得殘破不堪。
  安東尼奧閉上雙眼,彷彿是在腦海中閱讀般,他緩緩唸出「從前從前,據說只要抵達彩虹的盡頭就可以實現任何的願望,於是飢寒交迫的少年決定出發……」

  羅維諾翻開書的第一頁,指尖停佇在難以辨認的文字上,毫無困難地朗誦「就在這奇妙的舞會上,穿著華麗的人們隨音樂旋轉舞動……突然有名少女出現了,她悠悠的眼神裡似乎看透一切,少女對少年伸出手說,我要帶你去彩虹的盡頭……」

  

  「西班牙先生,您的眼睛怎麼啦?」
  「我前天打獵時不小心傷到了,過幾天就會痊癒,感謝公爵夫人的關心。」
  「呵呵,您可是我們偉大西班牙的體現吶,可別這麼粗心。」

  公爵夫人輕搖扇子,調侃地笑道,週遭聽見這番話的人們也發出輕笑。
舞會的氣氛熱絡,安東尼奧遊走在舞會的各處,舉杯向他人致意。慶祝公爵女兒生日的宴會,說穿了就是貴族們的攀關係大會,安東尼奧根本不想參加,但是上司執意要他前來,他只好從命。

  水晶燈放射絢麗的彩光,用盡所有奢華堆砌而成金碧輝煌的宴會廳,長桌上擺放用遙遠東方的香料和各種頂級材料做成的珍饈。管絃樂團演奏著一首又一首優雅的樂曲,穿著華貴的男女相偕跳舞。

  歡樂的氣氛瞬間凍結──

  其中一個上菜的侍從突然拿起長桌上的刀子,對著舞池中央的公爵夫人刺去,他咬牙切齒地咆嘯「你們這群愚蠢該死的貴族!!你們對這扇大門之外的一切視而不見!你們知道有多少人活活餓死在路邊嗎?!你們卻在這裡喝著酒,談笑風生,你們究竟知不知道一片麵包可以救多少人……」

  侍衛群湧而上,那名侍從即使被緊緊抓住,往門外拖去,他仍舊沒有停止怒吼「西班牙帝國已經要步向毀滅之途!!神的榮光再也不會照耀你們這群自私的人,你們就等著下地獄去吧!」
  「快把他拖下去砍了。」
  公爵夫人陰狠地說完話,立刻堆起笑臉,向在場的客人們賠不是,吩咐其他僕人繼續送上菜餚,管絃樂團也再次開始演奏,舞會像是沒有發生任何的事,繼續歌舞作樂。

  但他無法當剛剛的一切沒發生過。
  安東尼奧朝著無人的露天陽台走去,強壓下胃中翻騰的噁心感,他的身軀逐漸失去力氣。在這場歡樂宴會之外,有多少的人只能等待餓死的命運,他剛剛所進食的佳餚,像是發臭的食物般讓他作噁。

  歷史書上所記載的字句,像被施了詛咒、永不醒來的夢魘。
  1585年到1604年,英西戰爭,西班牙就此喪失海上霸權。
  1596年到1602年,塞爾維亞大瘟疫,導致約70萬的人民死亡。
  1808年到1814年,西班牙獨立戰爭。
  1810年到1926年,南美洲獨立戰爭。
  
  他不想讓任何人發現,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了……


  「糟糕,羅維諾還等著我回去呢。」他卻連揚起微笑都有困難。
  安東尼奧倚靠在白色大理石的雕花扶手,不只有胃中翻騰的噁心感,連受傷的右眼都開始隱隱作痛,該死的,安東尼奧頹然地在欄邊坐下,希冀疼痛能快點過去。
  樂音悠揚,紅色垂幕後的歡樂舞會彷彿不是現實。

  安東尼奧閉上眼,握緊拳頭,額間滑落一滴冷汗。
  痛只是身體的一種感覺罷了,吸氣吐氣、吸氣吐氣,快想點別的──他試圖轉移注意力,以便忽略痛的知覺。
  現在的處境,突然讓安東尼奧想起那童話繪本。
  描述著為了到達彩虹的盡頭,少年出發尋找,而故事的開始就是受盡雇主欺凌的少年偷偷來到貴族的舞會,那時少年才知道,原來世界上有一個沒有飢餓和骯髒的地方。

  但無論多美好的夢,終會要醒來。
  少年最後被貴族的守衛發現後被痛打一頓,他只能虛弱地躺在關起的大門邊,不知何時,有位身穿華服的少女站在他身旁,她有張姣好卻冷漠的容顏。
  少女輕啟朱唇,以清亮的嗓音問『你不怕最後連性命都失去,只為了一個也許根本不存在的地方?』,少年絲毫不猶豫地用力點頭,揚起一絲微笑,而少女依然那冷漠難以親近的神情。

  但少女向少年伸出自己的手。


  「……妳要帶我去樂園嗎?」
  「白痴啊你,混帳西班牙快點握住我的手!」

  那隻手正牢牢地握住自己。

  原本朦朧的幻境慢慢轉為清晰,手傳來的真實溫暖,安東尼奧微睜開眼。
  有一個白色的人影悄悄挨近,擔憂的雙眸、棕色長髮垂肩、身穿典雅氣質的白色洋裝,以及一臉氣急敗壞的神情,在昏昏沉沉之間,會不會是他錯認了那個人。

  既使嘴角上揚會牽動傷口的疼痛,安東尼奧還是忍不住揚起微笑,手心的溫度是如此溫暖,就算醒來時多麼悵然若失,他也願意,在此刻做一場瞬間的美夢。



20091011 PM1121

上下篇的字數也差太多了XD
我現在才發覺…原來我有讓OOO穿XX的癖好(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