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破銅爛鐵的序幕曲 01

 ■ 架空設定

  「你瘋了嗎?!安東尼奧?!」
  當兩位好友聽見這個消息,先是驚呼,再來就是捧腹大笑,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只能無奈的等待兩人笑夠,毫無其他辦法。

  法蘭西斯˙波諾弗瓦抹抹笑出的眼淚說:「天、天呀,安東尼奧,你是在開什麼玩笑啊?今天誰都可以說他是這裡的老闆,但就只有你不行,因為實在太不搭了嘛,哈哈哈哈。」,而另一位好友基爾伯特更是沒禮貌的伸出手指,指著安東尼奧的鼻子哈哈大笑說:「你這傢伙真的、真的太好笑啦。」

  對於好朋友的窘境還能笑成這樣。
  安東尼奧不禁感嘆自己真的交了兩個夠”好”的朋友。

  「拜託你們別笑了啦,今天是請你們來幫忙整理這個地方,我自己一個人忙不過來。」安東尼奧將兩隻掃把遞給對方,法蘭西斯和基爾伯特收起笑意一秒鐘,他們沒有接過掃把,只用認真的神情望著他問:「你該不是真的要──」
  「對啊。」他答得肯定且直接。
  「哈哈哈!!太好笑啦──」法蘭西斯跟基爾伯特相看一眼,再度開始狂笑,安東尼奧嘆息轉身,決定自己開始工作。

  他穿上圍裙,拿著掃把,安東尼奧環視這個地方。
  厚的可以用尺量深度的陳年灰塵,看來這裡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人整理,每個書櫃上都結滿蜘蛛網,地板上則是堆積了厚厚的灰燼。原本華麗的水晶吊燈的燈泡破了好幾個,看起來更加悽涼。四處可見,擺放舊物的櫃子們,經過歲月的摧殘後,現在倒得倒、散得散。
  安東尼奧走向店內唯一完整的東西──櫃檯,收銀台上還貼著前任屋主的字條。

  「古董店,高價收購古董,也收珍奇舊物。」

  一夕之間自己的身分從剛失業的上班族變成一間古董店的老闆。
  人生的際遇也未免太過惡作劇。

  發現好友們正偷偷地從門口探頭出來窺視,見到他拿起書本的樣子後,那兩人又是忍不住的一陣狂笑,安東尼奧終於大吼:「要笑就給我出去笑!!」但是他們哪裡管生氣,依然故我。
  安東尼奧自嘲地想,這好像是作家已經想不出任何的新梗,而胡亂撇出的笑鬧劇情,亂七八糟到讓人難以閱讀,而更糟的是,這篇故事的開頭就先讓身為主角的他受盡好友的嘲笑,完全沒有一個人對他有同理心。

  好友們笑得太誇張,冷不妨撞到破爛書櫃的一角,下刻一陣灰煙迷漫,櫃上所有東西都掉了下來,全砸在那兩個只顧著看笑話的笨蛋上,破銅爛鐵發出鏗鏗咚咚的響音,聽起來還挺朝氣清亮。

  看開點也不錯吧。
  安東尼奧微笑望著向窗外一片藍天。

01.

  「請問您說的是……資遣嗎?」安東尼奧不可置信,小心翼翼地又重複一次。
  「沒錯,正是資遣!」上司的語調愉快到像在談論今晚的新菜色。
  「什麼!!!」他震驚到將手上的資料灑落一地,腦中一片空白。

  上司以一副沒什大不了的口氣說道:「年輕人!看看外面的陽光,千萬不要被這樣的小挫折打倒!以後好好加油吧!」,安東尼奧還來不及回話,有著啤酒肚的上司就把話題帶到對面的櫃檯小姐的翹屁股上。
  現在經濟不景氣,一個工作要多難找就有多難找,他拿著裝有自己私人物品的紙箱站在公司門口,回頭望向這間照顧自己五年的場所。說得也對,前方陽光如此燦爛,天大的煩惱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話可以瀟灑說,但月曆毫不留情的倒數下個月房租的繳交日期,要面對的慘痛現實也不會因此消失。安東尼奧開始過起啃土司配白開水的生活,每天翻著報紙和就業資訊,尋找下份可以溫飽的工作。直到他快嘗不出白土司的滋味時,終於在報紙上的某一角發現一則徵人廣告。

  『徵求店長一名。
  工作內容:顧店、賣出商品,想多簡單就有多簡單。
  條件:人類,會說話,對番茄有中上程度的了解,最好會煮飯。』

  徵人條件看起來有夠像詐騙廣告,但安東尼奧還是半信半疑地拿起話筒,撥出那隻的電話號碼。「你是來應徵店長的吧?」他感到有些意外,接起電話的聲音不是流氓用賊賊的語氣騙女人當坐檯小姐的那種,接起電話的男性有副爽朗的好嗓音,安東尼奧表示自己符合資格,對方也很乾脆地敲定面試的時間。

  「店有點像是五金行跟雜貨店,販賣各項物品,工作內容很簡單,就如同報紙上所刊載的工作內容,你只要幫忙顧店就好,收收錢、發個呆,哈哈,每個人都會做嘛。」
  男人下巴略帶點鬍渣,絲毫未給人不潔淨之感,反而讓人感受到一抹強悍。穿著剪裁合身的西裝,談吐間有著不凡的架式,但卻嘴裡卻說出完全像在詐欺的話,這名自稱羅馬的男人(這絕對是假名)彷彿看出他的困惑及不信任,換上另一種表情。

  「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先生,你或許感到很疑惑,為何工作條件如此簡單,隨便上街找都可以找到一堆人,而我為什麼特地登報……我尋找的不只是一個可以完成工作的人,我尋找的是──某個可以改變的契機,你來到這裡,我相信你就是那個改變的契機。」男人說完話,沉默地將筆跟一份契約書推至他面前,像是一切都交由他自己決定。

  「改變的契機。」
  這字眼在那瞬間,深深觸動他遙遠的回憶。

  安東尼奧提起筆,毫不猶豫地簽下自己的名字。
  
  *  *  *

  「笨蛋,你被詐騙集團騙了啦,還簽上賣身契。」

  法蘭西斯優雅地啜飲一口紅茶,基爾伯特拿起餅乾放入嘴裡,白色桌巾上擺著幾個籃子,裝滿各式各樣的小點心,有散發濃郁奶香的酥餅、以葡萄乾裝飾的圓形小餅乾和灑有糖霜的辮子條等等,都是法蘭西斯從自家餐廳帶來的招牌下午茶點心,說是帶來慰勞他的小禮物,不過他們卻拋下被慰勞的人獨自享用得很愉快。

  事實結果就是如此,他˙被˙騙˙了。

  在簽下契約書後,那個男人效率十足地拿出一把鑰匙跟工作須知交給他,表示明天就開始上班。直到安東尼奧抵達工作地點,才發現這個驚人的事實,而更可惡的是,契約書就放在櫃檯上,他才看清上面有著怎麼也看不懂的條件,還特別標明必須完成這些條件才能拿到酬勞或離職。

  「你到底怎麼被說動的啊?本大爺實在想不透,那些話擺明就在騙人,為什麼你還會受騙上當。」基爾伯特嗤之以鼻,安東尼奧聽了只能苦笑。
  樂觀是他的天性,後悔也沒用,不如想想以後該怎麼辦。

  安東尼奧回想起那個男人的描述,店像五金行跟雜貨店,販賣各項物品,當他看見滿屋的物品,不禁同意對方的說法,這家店的確是販賣各種物品,但這些物品根本是堆破爛、根本沒人會買的東西吧。
  古董店?這裡根本就是收破爛的地方吧。

  「大不了不做嘛,看不出來你這麼死腦筋。」法蘭西斯也從旁插嘴。

  其實也可以不管這奇怪的契約,直接表明沒有任何古董知識的自己做不來,堂而皇之的辭退這個工作,相信那男人也無法拿他怎麼樣,即使對簿公堂也應該有不小的勝算,只是要花去不少時間罷了。
  初次看到這間破爛的店,還有那張令人傻眼的契約書後,安東尼奧不是沒有懊惱過自己的魯莽──但做或不做,對他而言都不會有損失,他只花了三秒鐘就輕易的接受現實的,豁達決定著手試試,就從整理東西開始。

  各式各樣的物品堆積在四處,看過以後很難猜測前任店主是用心還是不用心。

  剛開始,整理的過程非常枯燥無味,安東尼奧不再想去了解前任店主的標準,畢竟生鏽的水龍頭跟古色古香的銀鏡,居然標示相同的價格,他想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是外行,就是前任店主頭腦有問題。

  時間流逝,他逐漸沉浸在整理過程之中,每當仔細擦拭過,原本不起眼的骯髒物件會顯露出真實的面貌,有時是一本絕版已久的精裝書籍,有時是精緻浮雕的古錢幣。安東尼奧不懂深奧的古董學問,對觀察和辨別真假等知識完全一竅不通,但在收拾的過程裡,他慢慢地,開始學會閱讀故事。

  安東尼奧將其中一本舊書給每天來納涼的好友們翻閱,那是一本綠色硬皮的小書,封面因過度翻閱而磨損,最普通的大量印刷書籍,泰戈爾的《漂鳥集》。
  「唉唉,任店主也許就因盡收這些東西,才會經營不下去。」法蘭西斯苦笑。
  「父親送給女兒的的禮物,上面是父親為女兒所寫的祈願詞。」安東尼奧用小刷子清理書頁間的灰塵,那行古老泛黃的溫柔字跡:「因為妳,我擁有了十九年的美麗世界,願妳來世可以如我得到你般,找到珍重的人,擁有美麗人生。」這是一位不知名父親為他十九歲過世的女兒,所選的生日禮物。
  很珍貴的舊物品,不是嗎?
  但基爾伯特卻對這套被法蘭西斯標榜為古董店浪漫的理論,嗤之以鼻。

  「哪天我隨便拿本書,說是某位作家嘔心瀝血為最愛的人所完成的傑作,最後他還不及看見自己的文字被愛的人所閱讀,就遺憾而終,多麼感人的故事吶,那你要買我這本書嗎?」基爾伯特冷哼。
  「那我還不如買角落裡的那個糞桶!」安東尼奧和法蘭西斯異口同聲說完後,哈哈大笑,那可是有保證書證明是某個國王生前愛用的糞桶。

  他沒有法蘭西斯高唱的浪漫,也沒有基爾伯特的鄙夷,安東尼奧認為這家店只是所有過客的人生縮影,無論是功成名就,或窮途潦倒,都在這家店覓尋到一個相倚的位置,而過去與未來就交集在此刻。

  只要靜靜地注視、閱讀,蠻符合現在他想要的生活。


  安東尼奧獨自忙碌一個禮拜(其他兩人只在旁納涼,看他辛苦工作),總算把店打理成一個樣子。在準備開張那天,那大膽囂張的詐騙集團居然寄了一封信過來。

  他們三個人圍成一圈,小心翼翼地拿著鎳子跟剪刀,拆開信封,深怕裡面藏有致命武器。結果令好友們大失所望,因為裡面只有兩張普通的信紙。安東尼奧閱讀第一張信紙,似乎是那個男人所寫的。

  「敬愛的安東尼奧店長:
  哈哈,想必你已將店面收拾的差不多,準備開張營業了吧?
  希望你能營運順利,契約正本還在我這,別想逃唷ˇ
  最後,隨信附上的那個箱子是第一位客人的商品,他是個如同幸運星的好客人,溫柔善良體貼,溫文儒雅的舉止,相信你認識他一定可以為你帶來許多的客源,請用心招待他……」
  「喔~天呀,聽這個形容好像是個大美人喔。」法蘭西斯陶醉的說道。

  安東尼奧皺眉放下信紙,拿起那個小箱子,開啟的蓋子被上鎖,無法得知裡面裝了什麼東西。他輕輕搖晃,傳來有物體移動的碰撞聲。法蘭西斯已經將鎚子遞過來,要他破壞鎖,瞧瞧裡面是什麼東西。

  「那是我的東西!──不准碰!!!──」
  「嘎啊啊啊啊!!!────」下秒,他的慘叫響徹整間的店。

  聽見掛在玻璃上風鈴的聲響,安東尼奧正想回頭,以最最燦爛的笑容迎接第一個客人,但還來不及回頭說「歡迎光臨。」自己就被某個堅硬的事物攻擊,重擊的力道害他眼前一陣發黑。
  「混蛋、畜牲、混蛋、畜牲!居然敢拿我家的東西,去死吧!!」但接下來一陣拳打腳踢,他環抱著保護小箱子。在昏倒前的最後一刻,安東尼奧只慶幸著好險自己地板有擦乾淨,至少跟地板接吻不會太過噁心。


  忘記了嗎?──
  男人的身分就是詐騙集團,拜託,騙子怎麼可能會說真話?!
  沒錯,安東尼奧又上當第二次。

  在開張的第一天沒有遇到那預言的好客人
  倒是遇見了一個他從沒想到,將就此日夜糾纏的強匪。




TBC.



20100219PM1022
20100417PM1052

  好久不見,新年快樂!
  謝謝大家在2009年給我的照顧,在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哈哈,雖然那個時候說要先寫短篇,但無奈短篇寫的不順手,但挖這大坑卻意外順利,於是就讓架空的親子分文成為2010的第一篇。
  我在去年度受到很多人的照顧以及鼓勵,遇到挫折、吃麵吃到突然哭出來時,謝謝每個沮喪的時候都有人願意陪著我。這篇架空文就是以這樣的心情寫出,希望可以很溫暖。裡面參有現實事物以及私設定,請大家別太認真(笑,將以系列文的方式呈現,是個超超超超級大坑唷,第一篇就是破銅爛鐵的序幕曲,子分才剛露臉XD。

  2010年度的計畫,目前暫定是大振跟親子分,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意外(炸

  我會堅持下去,即使緩慢也要努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