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帝正】04.水波不興

  「真是無聊吶,帝人又不陪我去搭訕~」
  「今天才考完期中考,現在誰有體力去做白費力氣的事。」或許真的疲憊了,帝人難得輕皺起眉,有些困擾般。
  「杏里有事必須去處理,唉唉,難得的悠閒時光居然要和另一名無聊的高中男生渡過?!真是太可悲了吧。」正臣不以為意地笑,甚至伸出手故意戳戳朋友的臉頰,鬧得對方頻頻閃躲。

  他們依然無所事事,正確來說無所事事的只有正臣一人,帝人舉雙手投降說自己睏了。
不准睡不准睡,正臣直嚷著,掀開帝人鋪好的棉被、搶走枕頭,兩人打打鬧鬧著,直到帝人認真重複十次自己是很認真想睡後,逕自鑽進被窩,留下一句:「我的電腦或是電動要玩的就玩吧,我要睡覺。」十足不管的意味。

  「你還記不記得,有次我們無聊到乾脆去看二輪電影?」即便對方不理睬的態度,正臣仍笑著問。
  「那次好無聊,我超想睡的。」帝人拗不過他,開口回答。
  「喔喔~這帝人你就不懂啦,Second-Run Movie或是Second-Run Movie Theaters,都是某種浪漫你懂嗎,還是該說是romantic?」
  「喂喂,是你比我先睡著吧。」勾起回憶,正臣聽見棉被裡傳來的輕笑。

  都市叢林的公寓,狹小的空間沒有多餘的物品,正臣乾脆也跟著躺下,當問句逐漸沒有應答,換成兒時玩伴微微的打呼聲,城堡的主人已經深深沉睡,被遺留下的客人只能無聊發呆的望著四處。
  他正在帝人的日常之中。
  沒有按順序擺放的課本、明天的習題、喜歡的女孩子……這些都是他們共同的日常。
最後,正臣看著那習以為常的WINDOW待機畫面,螢幕在昏暗的室內反射銀光,四周只剩主機運轉的聲音,偶爾幾個叮咚聲,應該是來自帝人沒關的線上聊天室,網路大概是帝人生活中很重要的事物吧。
  他曾利用這道看不見的距離構築出謊言,不斷訴說一個瘋狂的夢境。
  逞凶鬥狠、池袋、喧鬧、都市傳說、不平凡的生活、刺激、憧憬、自由、追尋。
  在電腦面前坐著的帝人,跟著他的文字,一同進入這場狂想而瘋狂的夢。
  
  曾幾何時,兩人不用透過一個又一個文字,來拼湊彼此的世界。
  很多時候,他根本不敢去回憶自己究竟寫過多少謊言。
  更多時候,他根本不敢去猜測電腦螢幕那端的人是否一樣在隱瞞著些什麼。

  「吶,帝人,什麼才是真實?」
  正臣悄悄挪動身體,以側身的姿勢,靠近那踢開棉被、躺成大字型的人,這是他第一次有這樣的念頭。
  距離只有十公分,近在他眼前的是帝人的手,可以清楚看見那微微彎起的手指,指尖有著的薄繭、偏圓的指甲形狀、淡紅色的皮膚,他第一次想如此靜靜地注視著。

  依稀想起那天在昏暗二輪電影院中,他們看的那部電影《A Beautiful Mind》,真正回憶起來的,只有突然驚醒的自己正倚在帝人的肩膀,披著對方悄悄蓋上的外套。帝人也睡著了,但似乎因沒有外套感到寒冷,不自主卻往他這裡靠近,兩人接觸的頸部不知為何讓他發起熱來。
  想逃離,想留下,手中的可樂差點滑落。

  過去是很寂寞的唷,那個背叛自己一切的男人,曾低笑說著。
  然而現在只是一個平常的夜晚,風刮過行道樹發出沙沙聲響,那名為過往的妖怪今晚似乎覓到安睡之處,沒有苦苦追緝,但說不定只是在等待某個時機,渴望著將自己悔恨的血液與腐敗的骨骼完全吞噬。

  『什麼是真實?』

  《A Beautiful Mind》的主角飽受精神分裂症之苦,困在真實與幻覺的夾縫,無法拒絕幻覺的出現,也無法分辨真實。當所見的一切再也無法相信時,他痛苦地問。

  聽見這句話,主角的妻子緩緩將丈夫的手放至自己的胸口。

  正臣小心翼翼地伸出自己的手,以不被發現的力道,輕輕覆上帝人的手。陌生的暖度相接,掌心對著掌心,彷彿可以聽見血液通過血管的流動聲,他忍不住淡淡地嘆息。


  她說:『這就是真實。』

  他低喃:「這就是真實嗎?……」



  還是只私心希望著,真實就是這段水波不興的日子。




Fin.

20100301AM0049

  我的本命是靜臨嘎嘎嘎────(告非
  帝正是跟淼曦MSN聊天不知為何爆出來的XD而且還爆出了十題指定。老實說感覺這對沒有什麼攻受之分(毆打),但我很喜歡兩人之間的感覺,個性跟寫法都在摸索中,我還是要強調……我的本命是靜臨XDDDDDD
  《A Beautiful Mind》是我很久很久以前看過的電影,大概記得故事,而文中描述的情節,我的印象只剩下那兩句話了,如有錯誤請見諒Orz


水波不興:出自於蘇軾前赤壁賦:「蘇子與客,泛舟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水面平靜,不起波浪,比喻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