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振/和準】起程

  「抱歉,突然找你出來。」
  「沒關係,我正要去便利商店買飲料。」
  出現在街角的那人穿著拖鞋、短袖短褲,一眼就可看穿是出門前隨便抓幾件衣服穿上,就匆匆忙忙趕來的模樣。和己微笑,對他招招手,對方立即注意發現自己的存在。高瀨準太伸手撥弄被風吹亂的髮際,也揚起微笑。

  街燈黃澄的光,把他們兩人的影子拖得很長,映在入夜後人煙稀少的街道上。
  「你要買什麼東西?我先陪你去。」他提議,對方卻露出尷尬的神色。
  「呃,剛剛急著出門就……忘記帶錢包了。」準太小聲地回答,和己絲毫不訝異,即使對方不說也明白是為了讓自己寬心的小謊言,他一定是接到電話後就急忙趕來。

  「剛剛和前輩是在跟呂佳前輩吃飯?」
  「他來打探西浦的資料,我趁機敲他一頓竹槓。」
  「哈哈哈,利央那傢伙一定很不甘心派不上用場吧,明天又要聽他抱怨連連。」
  準太似乎想像起利央生氣又哀怨的表情,側過臉用力悶笑,看見準太誇張反應的和己忍不住出聲阻止,雖然當事人不在現場,但被笑成這樣還是挺可憐的。之後他們決定先去便利商店,不管準太怎麼挽拒,和己仍堅持要請客,兩人分頭挑選飲料跟零食,提著塑膠袋一同走出店門。

  「要不要去河堤散步?」他狀似無意的提起。
  「好呀,自從上學走捷徑以後,就很少走那條路了。」準太點頭同意。
  夜色微涼,蟲鳴奏響,他們踩過倒映星空的水漥,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慢步朝河堤走去。在他身側的準太時而大笑、時而皺眉抱怨:「太可惡了!教國文的山田居然還拿著我的考卷,向全班的人說也請幫棒球部的成績加油吧。」

  該說些什麼?又為何說不出口呢?……
  解釋突然找他外出的理由、談著無關緊要的話、未來的去向、夏季大會、甲子園……

  「對不起。」最後,他脫口而出的是這句話。
  「不要說對不起。」走在前方的那人沒有回頭,生硬的回答。

  當他提著參考書站在餐廳前,注視呂佳前輩騎機車離去的背影。
  呂佳前輩說不想再跑的心情究竟有幾分屬真,又有誰將被留在今年夏季的陰霾下,再也無法拿起球棒,就此迷失想打棒球的心情。看過多少屆學生來去的教練,似乎不想主動提起此事,「辛苦你了,和己。」一句話和拍著自己肩膀的堅實力道,彷彿道盡所有。
  回想起那場比賽的畫面,心口依然充斥難受的痛覺。
  明明夏天的熾熱還未消退吶,他卻已經在思考著夏季的結束。即使重複閉眼、睜眼的動作,眼前的一切都不可能重回。

  「喂!準太!」和己大喊。
  前方的人突然拔腿狂奔,在昏暗的小徑可能一不小心就跌倒受傷。準太似乎沒有聽見他的呼喊,逕自向前奔跑著,和己只好也跟著踏過潮濕的草地,奮力越過河堤。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河水,潺潺流過石礫築起的彎道,他遠遠地就看見準太站在那方,揮舞雙手。

  「和~前~輩~和前輩~~接好!──」
  瞬間的動作,和己看不清準太的神情。
  「什麼?等等!你小心點!──」

  鋁罐劃過空中的拋物線,有如幾千幾萬次在湛藍天空下仰望般,棒球落進手套的美麗。準太站在河堤草地上,圈起手朝和己大喊:「接得好。」燦笑神情和熟悉的手勢,像站在投手丘上等待他下一球的指示。和己握著鋁罐,冰涼的觸感直抵掌心,原來所有情緒已被看穿。

  「下一球是什麼球?直球?還是曲球?……和前輩,這絕不是最後一球,對吧。」
  「準太……」
  因為明白對方要說的話,和己才什麼都說不出口。

  準太緩緩走向自己,放下便利商店的塑膠袋,只見他小心翼翼地伸出,輕柔交握自己的手,沒有任何的隻字片語可以填補此刻,這人在等待回答,但他卻沒辦法給出個確切的答案,怯懦到連面對他的勇氣也沒有。

  突然,準太拿走和己手中的鋁罐。
  「喂!那是碳酸飲料!」
  「哈哈哈。」
  他還是晚了一步,隨著打開鋁罐的清亮聲響,兩個人立刻被噴得滿身可樂。

  兩人沉默看著彼此狼狽的模樣,直到準太先指著和己的臉開始哈哈大笑為止,連帶和己也笑到停不下來。等待笑到疲憊了,他正準備動手替對方擦拭臉頰時,有一樣溫柔的事物輕觸自己的唇,和己頓時愣了,準太滿臉通紅,卻仍試圖直視他的雙眼。

  「吶,和前輩,所以別說對不起……只要告訴我這絕不是最後一球就好了。」

  需要用多大力量去克制,聽見這句話時想掉淚的衝動,下一刻,和己略帶粗魯的力道主動環抱這人,將他牢牢擁在懷中,「和前輩,會痛。」準太發出不滿的聲音,但笑容洋溢明亮,讓他感覺好溫暖。


  「能想起你們的笑顏,似乎就沒問題了。」


  和己靠在準太的肩膀上低笑說道。
  當那麼一天,他找回想打棒球的心境,會再次背著球具。

  走向湛藍的天空下,重新開始。


  FIN.



20100406AM0309

  我到底在寫什麼東西啊!!神在懲罰我太久沒寫大振了嗎?!(痛哭)
  啊,總之這是二期動畫第一話的小小衍生,也是慶賀二期開播。

  我原本已經做好二期不會看到準太的心理準備。
  基可修,動畫組也太邪惡了,燦笑轉身的準太整個讓我淚目。
  
  大家好久不見(毆打),要一起在2010年的夏季吶喊喔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