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破銅爛鐵的序幕曲02

02.

  「喂~~安東尼奧~~唷呵,怎麼辦?這傢伙好像真的昏死了。」
  「要不要潑水試試看?不過安東尼奧還是別醒來的好……看到現場這個樣子,保證他會再昏過去一次。」安東尼奧隱約聽出是基爾伯特的聲音,眼前有幾個模糊的光影在晃動。
  
  「你們說什麼?!!」
  他立刻驚坐起,好友們面面相覷,法蘭西斯嘆道:「早知道這樣說你就會起來,我們何必費一番功夫叫你。」安東尼奧根本沒時間聽對方的抱怨,急忙撥開擋住視線的兩人,震撼的景象立即呈現在他面前。

  「請問我有花一個禮拜辛苦整理過嗎?……」安東尼奧撐頭,欲哭無淚地問。
  「有,但那個少年花三分鐘就讓這裡恢復原樣。」基爾伯特聳聳肩,無言攤手。

  整個店簡直像發生過一場可怕的暴動,他花整整一星期辛苦整理好的櫃子與商品全亂成一團、東倒西歪。安東尼奧努力回想剛剛發生的一切,他只模糊記得自己看見一個人影就受到攻擊,等到醒來就發現自己身處在夢魘之中。
  「……東西?東西呢?那個詐騙集團寄來的箱子呢?!」他猛然發現手中空空如也。
  「你還問?東西當然是被那個人拿走啦。」法蘭西斯和基爾伯特同時大嘆口氣。

  光天化日下的搶劫,治安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差?
  「總之,你們先描述犯人的模樣給我聽吧。」安東尼奧懊惱不已,他連犯人的長相都沒看到,雖不知被搶走的箱子內裝有什麼,但怎麼想就是不甘心。
「  一個大概十六、十七歲的少年吧,棕色頭髮,前額還有根頭髮特別翹,他進店後先把你撞昏,接著就開始大肆破壞,唉唷,總之呢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啦。」安東尼奧可以想像當時的情況,當強盜在破壞店內時,好友們或許還在旁鼓掌叫好。

  彷彿猜出他在責怪他們袖手旁觀,好友們不約而同噁心地嘟起嘴,表達不滿。
  「安東尼奧,不要說我們對朋友不好,我們可是誓死護住這東西喔。」
  法蘭西斯用手肘推了他一把,還正中他傷口的位置,他笑得有絲奸詐,好像窺見前方F罩杯的美女若隱若現的乳溝,連基爾伯特都一臉笑得詭異的模樣。

  兩人獻寶似地把一個東西放置他的手中,安東尼奧無言地以眼神詢問兩人,這東西不就是剛剛的信嗎?「快打開看啊。」──法蘭西斯和基爾伯特不停的催促著。

  從信封裡滑出一把鑰匙。

  「噹噹~公佈解答!這就是剛剛那個箱子的鑰匙!那個強匪搶了箱子也不能怎麼樣,因為鑰匙就在我們手上,哈哈哈!快點稱讚我們吧!」

  安東尼奧差點沒翻白眼,果然人還是需要理性思考後行動,有鎖,不就代表會有鑰匙嗎?!他差點用了最愚蠢的方法來打開箱子。在安東尼奧譴責的目光之下,法蘭西斯聳聳肩,無所謂地回答:「反正不管用鑰匙打開,或用暴力打開,最後不都要打開?都是一樣啦。」
  基爾伯特也拍拍他的肩說道:「所以啦,你現在慢慢養傷,那個強匪過沒多久發現沒有鑰匙打不開箱子時,自己就會乖乖來啦。」
  說得有理,到時候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報警,把那個引起所有紛擾的罪魁禍首,該死詐騙集團給抓起。

  好友們似乎終於想起他們之間還有「友情」這沒用的東西存在,法蘭西斯和基爾伯特開始幫忙收拾店內一些被推倒的櫃子及物品,安東尼奧則找出急救箱,替自己包紮傷口。
  等稍稍將今日的混亂整理告一段落,時間也不早了。
  法蘭西斯必須回餐廳跟主廚商討更換菜單的事情,基爾伯特的弟弟會回來吃晚餐,兩人都必須離開,他們臨走之際還用力拍拍安東尼奧的肩,悶笑說大不了再收拾一個星期嘛,不幸中的大幸是沒有太大損失。
  安東尼奧送走兩個只會說風涼話的人後,整間屋子裡剩下自己與這滿屋散亂的物品為伴。夕暮餘暉的澄黄光芒照射在木質地板上,漾著溫暖的光暈,透過一地散亂的書本和破銅爛鐵,無數的影子恍恍交錯。

  安東尼奧拾起掉落在地的那本《漂鳥集》,隨意翻至一頁,坐在也屬於商品的老舊搖椅上。
「Things look phantastic in this dimess of the dusk----the spires whose bases are lost in the dark and tree-tops like blots of inl.」在朦朧暮色中,事物變得詭異,尖塔的基座在黑暗中被吞沒,樹梢宛如典眼墨漬。

  搞笑外加冒險犯難的動作電影,這一星期多的日子像他主演的三流劇情。

  微風吹過轉角那棵老梧桐樹,靜謐的氛圍如流水般潺潺而過,溫柔地讓人忍不住輕嘆。安東尼奧為了這份工作,退掉原本在鎮中心的小公寓,搬來靠近郊區的此處,每晚的入眠曲從規律而過的火車聲,變成貓頭鷹偶爾站在枝頭上的啼叫,他很好入眠,完全沒有做夢。
  沒有任何不適應的地方,也沒有任何改變,早已習慣獨身自由的日子,但安東尼奧偶爾也會思考著為何在漂泊的輾轉之中,他始終沒有多大的眷戀和回憶──或許是因為至今所待過的地方,都不能讓他擁有真正的歸屬感。

  這裡也會一樣嗎?為了尋求改變,他選擇來到這家破舊的古董店。
  ──還是仍然是過站嗎?

  週遭的物品好像頓時有了生命,彷彿被輕聲的耳語圍繞,安東尼奧想起以前看過的一部卡通,講述當物品都擁有生命,開口嘰嘰喳喳討論人類的故事。自己也何時也成為這家店的一部份,跟周圍的物品相同,他們都在等待某個機會、某個人,能夠帶自己離開這裡。

  搖椅搖晃的安心頻率,舒服到讓他忍不住閉上眼睛,放下閱讀到一半的書本,準備入眠,但櫃檯的電話偏偏發出刺耳的鈴聲,安東尼奧不甘願地起身。

  「你到底想怎樣?」電話傳來熟悉的聲音,安東尼奧萬般無奈。
  「開個小玩笑嘛,男人別這麼禁不起玩笑喔。」對方的回應如往輕浮。
  「是你的玩笑太惡劣了!」不用猜,也知道是誰打電話來的。

  提醒自己對方是不要臉的詐騙集團,安東尼奧深呼吸一口,以強硬的口氣說:「羅馬先生,我不知道您懷著怎樣的理由做出如此的行為,但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過幾天我將店整理好後會提出辭呈,請您另尋高人吧。」
  「哎呀呀,慢著慢著,別這麼生氣,今天的事情我向你致上最深的歉意,但關於面試時所說的話,我對神發誓沒有說謊唷……我只有百分之一機率你會答應做這個工作,不過既然賭中這百分之一的機率,我就賭了一個更不可能的可能。」

  安東尼奧皺起眉頭,男人莫名奇妙的話讓他混亂不已,他遲疑一會後問:「……該不會……你登的徵人廣告就是在找我吧……」
  男人直率的坦承笑道:「不是『該不會』,就是在找你啊,但找你的人不是我,我只是幫個忙罷了。」

  安東尼奧還來不及更深入詢問,男人只低笑著說出那頁詩的最後一句。


  「You shall wait fir the morning and wake up to see his city in the light. 」
  你要等待清晨,自光明中醒來看看他的城市。

  *  *  *

  那名強匪怒氣沖沖的回到三條街之外的住家。

  一路上咒罵命運捉弄他,先是發現自己的東西被混蛋爺爺拿去賣給一家來路不明的店,連現在要掏個鑰匙開門也困難重重。下午的那場大肆破壞耗去他不少體力,害的他雙手現在都呈現酸軟的狀態,連掏鑰匙開門都使不上力。

  氣憤地打開門,他重重的坐向沙發上。
  儘管動作粗魯,那個箱子仍穩穩地抱在他懷裡。

  「我總有一天要拆了那個混蛋爺爺的骨頭,不然乾脆叫日爾曼爺爺揍他一頓好了,可惡!」不斷對著空氣詛咒,直到嘴巴都痠了,他才疲憊地縮進沙發一角,用最後僅存的力氣抱緊箱子。太好了,好險沒出什麼意外,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羅維諾˙瓦爾加斯此時才真正的鬆了一口氣。
  把箱子找回,意味一切皆恢復原狀。

  此時,羅維諾回想起那個陌生人。
  他居住在這個小鎮裡也快要十年了,理所當然地熟悉小鎮的大小人事物,例如隔壁鄰居是來自亞洲的兄妹,樓上住著某個的老把食物燒焦的公司老闆,但他肯定從來沒有見過那人。男人有著棕色的頭髮、比自己還高的身材,身穿一件咖啡廳服務生的長圍裙……
  因為對方背對的姿態,他對男人的印象僅止於此,氣炸的他下一秒使出頭捶攻擊,那傢伙立刻往前倒去,羅維諾根本沒有機會看到那混蛋長什麼模樣。

  哼!反正那傢伙一定是滿腦肥腸的豬頭樣,畜生混蛋!

  一陣睡意襲來,羅維諾揉揉雙眼,經過這整天的折騰,他可真的累壞了。慢吞吞起身,關掉客廳的燈光,刷牙洗臉後爬上床,羅維諾輕輕將箱子放在床邊,才發現了小小的異樣……「我要宰了你這混帳!!!!混蛋!!!!畜牲!!!我要詛咒你下地獄!!──」

  箱子上一個小巧的金鎖,彷彿在嘲笑他的愚蠢般。

  隔日,羅維諾臉上掛著兩個深深的黑眼圈,手抱小箱子,殺氣騰騰的往三條街之外的骨董店前進。他遠遠就望見古董店外有兩個奇怪的人徘徊,當對方發現他的身影,那兩人直嚷嚷著:「來了來了!」地衝進店裡,羅維諾隱約認出其中一名金髮男子是鎮上有名餐廳的老闆,但這些都不重要,他冷笑兩聲後捲起袖子。

  如同昨日,羅維諾毫無禮貌地踹開門。
  剛剛的兩個人就坐在角落的椅子,前方的小圓桌還放滿小茶點,他們興奮的像等待一齣好戲開演,不停拍著桌子大喊:「上呀!安東尼奧給他一拳!」或是「少年不要猶豫,是男人的話快動手啊!」
  
  正有此意!他一聽見店後方傳來說話聲,羅維諾直覺反應就是偷走他東西的混蛋,怒氣頓時淹沒理智,腦中只剩下要扁那人一頓的想法,完全沒聽到有個聲音正驚慌失措大喊:「你你、小心你腳邊的東西啊!!!」
  為時已晚,雙腳一個不小心就被地上成堆的雜物絆倒,他反射性地閉上眼,等待承接撞擊地面的疼痛,突然感覺到有隻手臂環過腰,及時將他往回拉。羅維諾向後倒去,沒有撞到任何地方,那個人還緊緊護住自己,成為他的肉墊。

  羅維諾輕輕睜開眼,不禁失神。

  眼睛,這個人有雙溫柔的眼睛。
  讓人聯想到麥田中的微風,溫柔的氣息。

  陌生人發出吃痛的呻吟,緩緩收回被壓痛的手臂,抬首微笑似乎正想問他是否沒事,卻在看見羅維諾臉的瞬間,表情只剩下呆愣,斷續地低喃:「…..不會吧……你該不會是……該不會是羅維諾?」
  男人震驚的語氣彷彿早已認識他般,羅維諾仔細搜尋腦中的記憶,即便再努力,還是找不出任何一個人的臉可以與男人的臉相合,他真的不認識這個人,羅維諾忍不住滿是困惑地問:「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這……」男人張口想解釋。
  「我知道了!!!──果然是你這混蛋吧!!你老早就跟爺爺串通好,所以才會知道我的名字,可惡啊你!這次我絕對要報警處理,快點把鑰匙交出來!!」羅維諾安靜一秒,立刻又像火山爆炸的連串吼叫。


  「哎呀呀,但看來現在連鑰匙也不需要囉。」
  「沒錯……唉呀呀。」

  角落傳來嘖嘖的歎息聲,提醒他們現場還有另外兩人存在,原本正要開始的爭端被打斷,羅維諾順著聲音向那兩人望去,赫然發現地板上不知何時多了許多木頭碎片。羅維諾急忙爬起身奔去,祈禱神千萬不要印證他心中的可怕預感。

  「東西摔成這樣也沒辦法修了。」
  「外殼跟裡面的機械都摔得支離破碎。」
  兩人交頭接耳討論,羅維諾頹然而坐,不可置信的掩起雙眼。

  畫面回轉,當他跌倒時,也不小心將懷中的箱子拋出,箱子以拋物線的路徑迎頭撞上堅硬的鐵櫃,下秒就成為一堆碎片,而連箱子裡面裝的東西也落得同樣的下場,無法抵禦落下的衝擊力,嚴重斷裂的傷痕顯示根本不可能修復。

  少年輕輕地移開雙手,碧綠的眼眸已盈滿了淚水。
  他悄悄拾起碎片,沉痛的悲傷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事物。


  「壞了……我的音樂盒再也回不來了……」




TBC.

20100417PM1052

即使期中考的科目都沒讀,也要苦中作樂的更新 BY貓印

實在非常抱歉,我又消失好一陣了,以後應該也會這樣突然消失吧(毆打)
還在學著如何兼顧同人與學業,總之我會好好努力的。

這篇文明明只是序曲卻已經到了這樣的字數……
我需要有人催我稿啦!(淚目
啊啊這個暑假的出本計畫到底有沒有可能實現呢……

小小的備註:泰戈爾《漂鳥集》
羅馬爺爺說的那句話,原文應是「I shall wait fir the morning and wake up to see thy
city in the light.」我要等待清晨醒在光明中看看你的城市,羅馬爺爺故意代換的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