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破銅爛鐵的序幕曲 03

03.

  「You shall wait fir the morning and wake up to see his city in the light. 」
  你要等待清晨,自光明中醒來看看他的城市。
  
  原來,這裡是他在的小鎮。


  安東尼奧不可置信地注視著少年,伸手捏捏自己的臉頰,懷疑眼前那人是幻影。
  原來事過境遷後留下的,遠比自己想像的要更多;過往從未因歲月流逝而風化,當風吹動記憶的書頁,關於過去的影像便清晰重現,小閣樓瀰漫灰塵的氣味、天窗、鴿群振翅的聲響、教堂詩歌……

  羅維諾似乎變了,又好像什麼也沒改變。
  不似小時候穿著白色連身睡衣的嬌小模樣,現在的少年稍微仰首就可以輕易直視自己,倔強的雙眼仍與過去相同,而糟糕的脾氣多年後也難以轉變,尤其是幾句話離不開髒字,動不動就揮舞拳頭的習慣。

  關於羅維諾的點點滴滴雖然了解的不多,但安東尼奧知道──
  當這個人寂靜無聲的哭泣,往往是在他最傷心難過的時候。


  羅維諾注視著摔壞的音樂盒,不發一語。
  法蘭西斯對他比了個手勢,安東尼奧立刻憑著記憶跑到櫃檯,翻出一本厚厚的記事本,從裡面找到專門修繕的店家電話。無論眾人如何勸說,少年仍不放開壞掉的音樂盒,安東尼奧只好懇請對方立刻過來店裡一趟。

  「這不可能修得好唷,你看看,裡面的機芯已經完全摔壞了,最麻煩的是音樂盒的零件是特別訂做的,很難再找到相同的。」提著一個工具箱就匆匆趕來的老師傅,用放大鏡仔細檢視每個碎片,沉默一會,才嘆息回答。
  
  聽到這番話,少年佇立於原處不動,全身散發拒絕承認事實的氣息。
安東尼奧揉揉眉心,對於音樂盒無法修復的訊息不感到意外,任誰看見音樂盒毀壞的樣貌,應該都明瞭抱著修復的期盼只在自欺欺人。

  望著羅維諾的沉默模樣,老師傅拈拈翹起的白鬍子,遲疑一會,試探地問:「這個音樂盒是什麼音樂?我店裡還有許多的音樂盒……你要不要考慮再買一個新的?很抱歉,這個音樂盒……我恐怕無能為力。」

  音樂盒已永遠失去聲音。

  「……我會考慮的。」半晌,少年用僵硬的語調回答。

  「請等一下!」

  在安東尼奧意識過來前,就已出聲大喊,頓時屋內所有人都訝異地往他這看,尤其是老師傅和少年,羅維諾抬起原本低垂的頭,疑惑地望著自己,安東尼奧此時才看清楚少年哭紅的雙眼,心忍不住一緊。

  他尷尬地抓抓頭,不知該從何說起。
  「我是說……是說……我大概知道要去哪找零件。」

  「什麼!!──」這時換其他人大聲驚呼。
  最先做出回應的是老師傅,他摸摸鬍子笑說:「我都忘了您是新來的骨董店老闆,年紀輕輕就有些門路,真不簡單。」而兩位好友則狐疑地對看,似乎怎麼也不相信他有辦法解決。

  「別擔心了。」

  不管其他人的反應如何,他只牽掛著那個人。
  安東尼奧走到羅維諾的面前,克制想伸出手撫摸對方髮端的衝動,只再次輕聲地說:「你的音樂盒會回來的,所以別再擔心了。」
  羅維諾愣愣地注視著他,似乎無法理解他說這番話的理由。
  
  突發狀況讓眾人忽略了罪魁禍首寄來的信,飄落在地的第一張信紙是寫給安東尼奧,而第二張信紙被隔絕在旁的法蘭西斯撿起,他撿起後快速閱覽內容,便介入沉默的兩人,伸手將紙遞給少年。
  當然,還附贈一段優雅的朗誦。

  『親愛的羅維諾:
  相信你已經到了店裡,我也大概猜到會發生什麼事了。
  
  你也不要苛責安東尼奧了,因為這個音樂盒……對不起,其實是被我用壞了!
  因為我不小心撞到你的床頭櫃,音樂盒就正式宣告不治,哈哈,不過安東尼奧跟我說,他可以讓音樂盒完好無缺回到你身邊,但是你必須幫他工作一個星期,所以爺爺我就答應啦,你要好好努力工作唷。」


  該死的,詐騙集團不止詐騙,原本還想栽贓他弄壞音樂盒?

  「你˙這˙畜˙生!──」少年原本沉靜的雙眸再度燃起熊熊火焰,安東尼奧倒退三步,大聲喊冤:「等等!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他根本沒有說過關於交換條件的事!無奈好友頗有默契地攤開雙手說:「黑紙白字,還有什麼可以辯駁?」

  「你真的可以修好音樂盒吧?」他聽得出對方多麼咬牙切齒的說出。
  「不該用『修復』這個詞,但應該可以……」安東尼奧小心翼翼地回答。
  「是絕對可以吧!我的音樂盒可以……回來吧……」少年漸漸微弱的聲音。


  人與人之間不就如此?
  有相遇、有別離、有一輩子的素未謀面。
  也有在偶然的交會後,只殘存下回憶的淡薄影子,唯在回身窺見之際,才能發現屬於當時的情景,僅剩一個人留念的孤單……

  在一個禮拜過後,他們就會回到屬於彼此原有的人生軌道,成為只會在街上偶然相遇的關係,但按照羅維諾的個性搞不好連招呼都不想有,擦肩而過,不問不說,安東尼奧想到這不禁露出一絲苦笑。

  這是一個與自己約定好,再也不提起的秘密。


  放棄解釋,安東尼奧對羅維諾伸出手,微笑著說:「那這個禮拜,多多指教囉。」

  對方回敬給他的,是一記毫不留情的頭捶。

  * * *

  他看這個人不順眼。
  不順眼、不爽快、心情不佳,總而言之就是這個人不管哪個地方都可以惹到他。

  「吶,羅維諾。」
  「誰准許你叫老子名字!」
  他惡狠狠地回頭大吼,但那人卻絲毫未受影響,揚起燦爛的笑容問他要不要吃午餐。
  「瘋子才要跟你一起吃午餐!」
  「但是羅維諾你肚子叫的聲音很大耶……」
  羅維諾漲紅整張臉,可惡,那個人一臉無辜的模樣,手上還端著一大鍋冒著熱氣的湯,他聞到空氣裡飄散的香氣,蔬菜經過長時間燉煮後散發的誘人味道,就算沒有品嘗也可以想像那濃郁的滋味,他肚子的咕嚕聲更大了。

  羅維諾已經打定主意,採取合作又不合作的態度,反正只要撐過這個星期一切就會海闊天空,不過當他瞧見滿室的凌亂後,後悔當時為何要破壞的如此徹底。
  工作的第一天,男人交給他抹布跟水桶,請他幫忙擦拭窗台。羅維諾不想面對尷尬又無話可講的局面,假裝專注擦著窗台。笨拙地想扭乾抹布,卻又不小心將窗台滴得都是髒水汙漬,只好不斷地重複擦拭,來來往往幾個小時就過去了,等他回過神,那個混帳就端著熱湯走出。

  「吃飽才有力氣做事啊,這個湯我有加番茄喔,燉了很久,很好吃。」
男人不問一聲就將他手中的抹布拿走,並且在餐桌相對的位置擺好兩張椅子以及盛好湯的碗。「哼哼,你確定這東西能吃嗎?」羅維諾狀似勉為其難地坐在餐桌前,不過矜持只維持喝下到第一口湯之前,接下來的他埋首喝湯,溫潤而美好的滋味徹底滿足飢餓的胃。

  「喂,你為什麼盯著我看。」吃飽喝足後,他放下湯碗,羅維諾才發現對方正微笑看著自己。
  「對不起,因為你吃東西的樣子,好像我煮的湯是世界級美味,所以我一不小心就看得入神了。」安東尼奧誠實的道歉,聽在羅維諾耳中,卻莫名感到害躁。
  「那你幹嘛跟我一起吃飯啊?」故意皺起眉問,找碴意味十足。
  「……怕你不喜歡自己一個人吃飯。」聽到這個問題,安東尼奧若有所思了一會,淡淡答道。
  「我又不是小屁孩!」
  「哈哈哈,說的也是。」

  接下來又是枯燥無聊的打掃時間,兩人分別在角落,低頭整理物品。一成不變的機械式動作,讓羅維諾忍不住哈欠連連。
  「累的話,可以休息一下喔。」角落傳來男人的話,看來對方聽見了自己的哈欠聲,羅維諾咋了一聲。安東尼奧伸手指向窗台下的那把老舊搖椅,澄黃的陽光灑落,坐在那一定可以睡個舒服的午覺。

  那刻,羅維諾幾乎要答應。

  「我還不累。」
  羅維諾刻意轉過頭繼續工作,安東尼奧似乎還想勸說,但見到他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後,才默默噤聲。
  渙散的精神毫無工作效率可言,羅維諾的動作越來越慢,意識朦朧到根本不注意書上的標號,隨便抓起一本書就上架,直到手邊的書堆被完全淨空為止。羅維諾揉揉眼站起身想去倒杯水喝,突然意識到腳邊一股異樣的感覺,才發現自己又幹什麼蠢事。

  「那個我、這個……」羅維諾張口想解釋這一切都是水桶擺在這裡的錯,卻怎麼也無法抹滅水鄉澤國的災情是他引發的事實,安東尼奧沒有任何回應,只用沉默的眼神直盯著他,神色駭人。
  「對不起──你不要生氣──」羅維諾只差沒眼角泛淚道歉,求對方寬恕,男人在下秒立刻轉換表情:「哈哈哈,這樣你就相信啦,快去拿抹布吧──好痛好痛!」知道被對方戲弄,羅維諾狠狠撞了對方一記,但安東尼奧仍繼續笑著,甚至笑到流眼淚的程度。

  「糟糕,店又變成一團亂了。」
  「你還笑!這到底是不是你的店啊?!」
  「又不是我弄倒水桶的。」
  兩人開始鬥嘴,一邊尋找拖把跟抹布,結果沒多久換安東尼奧不小心撞倒了書堆,好極了,整地的水加上溼透的書,以及身旁男人卸不下的笑意,和氣急敗壞的自己。


  「你這傢伙是笨蛋嗎?!──你是笨蛋吧!」為什麼這人能夠這樣傻笑啊?!

  「那就當我是笨蛋好啦。」安東尼奧微笑摸摸他的頭。



  被這樣對待,感覺自己也變成笨蛋一樣。

  羅維諾徹底挫敗。



20100516 PM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