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破銅爛鐵的序幕曲05 END

▓ 架空設定


05.

  「別看我這個樣子,我煮飯的技術還不賴,尤其是番茄料理喔。」
  孩子歪著頭,滿臉不信的說道:「騙人,你真的會煮嗎?」
  「真的,不然等下次見面,我煮一桌滿滿的番茄料理給你吃!」為了維護自身的榮譽,他用力拍胸保證。

  自己逗趣的動作能讓鬧彆扭的孩子笑得如此燦爛,他也忍不住跟著揚起微笑。彌漫著灰塵的小閣樓,感覺是小鎮裡離藍天最近的地方,連鴿群振翅的聲音都如此清晰,教堂的尖塔在窗緣露出一角,閃耀著光芒。

  那段久遠,令他懷念不已的回憶。

  安東尼奧低笑說:「你果然知道羅維諾的音樂盒是我做的。」當他初次看見音樂盒的碎片時,就認出那是曾屬於他的音樂盒,也開始理解些羅馬那些令人難以理解的安排。
  「呵呵。」對方的笑聲表示同意。
  「好險我還找得到備用零件跟材料,跟老師傅借些工具,把音樂盒還可以用的部份取出,其他則換上零件──」
  「音樂盒給羅維諾了?」
  「我不知道……這到底有沒有用,這個音樂盒真的可以幫助羅維諾嗎?這已經不能算是原本的音樂盒了,裡面大部分的零件都是替換上的。」他腦中迴盪老師傅的忠告,如果羅維諾認定這不是他的音樂盒,那該怎麼辦呢?

  羅馬出聲打斷安東尼奧沮喪的話:「的確沒有東西可以完全取代另一項事物,那個音樂盒也一樣,它無法取代你,因為你──才是那真正的音樂盒唷,安東尼奧。」

  「什麼??──喂喂??」什麼真正的音樂盒??
  羅馬大笑說完再見,就直接掛上電話,這個人真的完全無視禮貌規範,又再次留下難以理解的話,安東尼奧只能苦笑著掛上只有嘟嘟聲的話筒。

  安東尼奧轉頭望著剛送來的招牌失笑,請他們幫忙果然是錯誤的決定,兩位損友究竟識不識字啊?──絕對是存心捉弄自己,送來的招牌不是『古董店』而是『舊物店』,兩者性質雖然有共通之處,但光給人的感覺就差異就極大。
  「好友~這比較適合窮酸的你~」好友們還附上這種令人生氣的話。
  「算了,本來『舊物店』就比較適合,反正這裡沒什麼高價古董,只有一堆破銅爛鐵。」安東尼奧將招牌高掛在門外,他喜歡老舊的物品,喜歡其中承載著擁有者的過往和回憶,喜歡舊商品的獨特氣味,這些破銅爛鐵在某ㄧ個人的眼中,也許就是尋覓已久的寶物也說不定。

  他不想要貴重值錢的物品,只想尋回過往對他意義深重的存在……
  
  安東尼奧將放在搖椅旁的《漂鳥集》拿起,這陣子他利用零碎的時間把書給讀完了,書的前任擁有者──不知名的父親希望女兒的來世能夠過的幸福,而他如同這位父親般,也希望某個人能夠得到幸福,微笑面對每天,過著不須擔憂的平凡幸福生活。
  他仔細將《漂鳥集》包好,並且附上一張美麗的葉脈書籤,再次查看牆上的鐘。

  餐桌上已擺滿各式佳餚。
  天色微光,他就開始在廚房準備,經過爐火久久熬煮的濃湯,燒熱的鐵鍋輕灑入香料拌炒,切菜的規律聲響,放滿色彩繽紛的蔬果,他細心將一顆顆鮮紅的果實轉變成挑動味蕾的美味料理。安東尼奧滿意地裝飾好每道菜後,最後一個步驟就是將後方庭園採的白色雛菊放入花瓶中。


  《漂鳥集》,他停留最久的一段文字。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你微笑卻什麼都沒對我說,然而我覺得我為這等了好久好久。

  羅維諾,你知道嗎?
  ──我多麼希望你能夠幸福。


  聽見粗魯的開門聲響起。
  彷彿預告故事已翻開結局的那一頁。

  *  *  *

  「羅維諾:請明天中午到店裡一趟。
                      安東尼奧」

  該來的還是會來,正所謂是禍躲不過。
  這封信跟音樂盒整齊的放在門口,羅維諾讀完之後,立刻罵了連串髒話,

  早上醒來發現自己居然在男人的房間裡睡了一晚,最令人吃驚的是,他沒有做任何的惡夢,安穩地睡到天明!被太陽喚醒時,睡到流口水的安東尼奧正趴在床邊,而他的手還輕握住自己。

  畜牲、混帳、去死!

  他當下立刻衝回家,拼命催眠自己忘記這件事的同時,門鈴響了幾聲,打開門時就發現信跟音樂盒放在家門口。羅維諾拿起多日不見的音樂盒,幾乎看不出來曾被損毀,樸素的木頭紋路依舊,沒有任何鑲嵌裝飾,音樂盒可以輕易圈住的大小,一如他的記憶,分毫不差。

  羅維諾將手放在音樂盒上,遲遲無法開啟,那熟悉的樂音卻緩緩流動在耳邊。
  月光,一地溫柔的月光,是男人低聲輕哼的那首月光。
  
  魔法師原來沒有乘著掃把,也沒拿魔法棒。
他只是一個平凡,讓他看了心煩不已的人物。

  隔日羅維諾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不倚靠音樂盒就一覺到天明,當他呆然注視著升起的刺目朝陽時,還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
  昨晚唯一的夢到的就是自己打開音樂盒,裡面傳出男人笑問他要不要吃番茄的聲音,當然,他立刻在夢中將男人痛扁一頓。後出現的是只有他一人在的閣樓,他卻絲毫不覺得害怕,有隻白鴿停在前方佈滿塵埃的舊鋼琴上注視著他,發出咕咕啼叫,遠方傳來教堂的鐘聲,他靜靜坐在牆角,閣樓天窗外的藍天好美……


  依著對方信的內容,羅維諾於中午時分踹開店門,就看見男人探出頭微笑說:「時間剛剛好,料理都完成囉。」他瞇著眼睛戒備地走向餐桌,直到傻眼看著滿滿一桌的番茄料理,五顏六色的蔬菜沙拉、或將番茄挖空調進料,覆蓋上香濃的起司,烤過後散發令人垂涎香氣的焗烤料理、番茄與豐富配料的披薩和茄汁義大利麵……

  安東尼奧拉著羅維諾坐下,他即使不甘願也不禁被美味的菜餚吸引,那人始終坐在對面,撐著雙頰、注視著他,最後羅維諾敵不過安東尼奧期待的晶亮眼神,他才小聲地稱讚道:「很好吃啦。」似乎隱約聽見男人低喃:「那就完成約定了……」
  

  羅維諾不清楚安東尼奧的來歷,聽他的敘述似乎是被爺爺強迫當店長,所以接下管理這家店的事務。雖肯定自己的記憶裡沒有見過這個人,但對方奇妙地的舉動、暸解自己的小習慣,還有能夠修復音樂盒等等這些事情,都給他懷疑的空間。
  「我是不是……以前認識你呀?」羅維諾狀似無意地問。
  對方聽見此話似乎瞬間僵硬的動作,安東尼奧立刻抓著頭大笑:「應該沒有吧,有的話應該也是有印象啊,羅維諾怎麼可能會忘記呢?」
  「哼,如果我認識你這混帳,我絕對會有印象……」他不由肯定對方論調。
  「羅維諾,我的名字不是畜牲,也不是混帳,重新介紹一次,我的名字叫做安東尼奧,是這家古董店的店長,喔不,現在已經是舊物店了。」

  安東尼奧不時要羅維諾多夾點菜,又從廚房裡端出其他料理,即使羅維諾皺著眉頭吐槽他說的話,也不以為意。男人眉飛色舞地聊著店裡的物品,有哪些多麼令他印象深刻;偶爾皺眉提起朋友和爺爺的惡劣行徑,羅維諾也忍不住附和。

  筵席將盡,男人語無倫次地開口:「羅維諾,對不起佔用你一星期連假的時間,你是明天開始上課嘛,高中生的生活挺忙碌的,不過還是希望你以後……以後有空的話,歡迎你過來玩。」羅維諾詫異的不是對方說的話,是安東尼奧的神情。

  為什麼會這樣憂傷的神情呢?
對你而言,我應該只是一個麻煩的陌生人吧。
  無數的問題堵塞在羅維諾喉間,怎麼也問不出口。自己又有多久沒和另一個人,坐在面對面的餐桌享受美食,聊著不著邊際的話題。他緩緩放下手中的餐具,轉身拿出一個物品。
  「吶,給你。」
  「這不是你的音樂盒嗎?」安東尼奧疑惑看著手中的物品,那個音樂盒。
  「是呀,還給你吧。」羅維諾繼續拿起湯匙,舀起濃湯。
  「你你說什麼!有哪裡做不好嗎?!這個音樂盒哪裡不對?!我可以再修改,只要你跟我說,我都可──」安東尼奧瞬間驚慌失措的模樣,彷彿焦急到恨不得立刻拿出工具。
  「……應該說一開始,這就不是我的音樂盒吧。」羅維諾垂首低聲說。
  
  音樂盒,代表的是一個約定。

  「雖然我對這音樂盒完全沒有印象,但我唯一知道的是,給我音樂盒的那人跟我有過約定,如果放在這裡,應該有機會遇見那個人吧,或許那個人能夠看到……」羅維諾說完話抬起頭,才發現對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這,安東尼奧正專注地檢查音樂盒。


  「啊?羅維諾你剛說什麼?」男人抬起頭,遲鈍的欠揍模樣。

  「你到底把話聽到哪裡去啦!!!──混蛋!!!───」羅維諾立刻祭出一拳。



  第一位客人沒有買走任何東西,倒是留下一項最珍視的物品。
  安東尼奧正想阻止羅維諾的衝撞,結果還是慢了一步,經過這陣騷動,店裡的物品再度掉落,叮叮咚咚,彷彿是一首破銅爛鐵的序幕曲,響亮地為兩人的故事拉開序幕。


  這時某處,有兩個人正並肩坐在沙發上。
  珍藏年份的葡萄酒緩緩注入高腳杯,閃耀令人沉醉不已的美麗顏色。

  「我只是對神很不滿罷了。」羅馬搖著酒杯笑說。

  身旁的男人眼神很淡然,羅馬笑著傾身想偷吻,卻被揍了一拳。
  「日爾曼,你是在抱怨我昨天沒好好滿足你嗎?沒關係!今天晚上我一定會滿足你!」這次是一本精裝書正中他的眉心,綁著辮子的男人甩頭就走,羅馬毫不介意的笑說寶貝你這樣子也好帥,徹底的天生無賴。

  「我只是對神很不滿罷了……為什麼兩個人都在這座小鎮裡,神卻完全沒有給他們相見的機會,所以這次我要惡作劇,搗亂神的所有計畫。」名為羅馬的男人巧手折起紙,下刻,一架紙飛機在湛藍的天空滑行。


  「你只是想要一個替死鬼去處理那家店吧。」

  「討厭~日爾曼甜心不要說出我真正的想法嘛。」



END.



20100523PM1031

  天呀!!!一個序章就爆了這麼可怕的字數,還面該怎麼辦啊(汗
  感謝看到這邊的各位,是的,還有許多事情還沒有交代完(應該說這章什麼也沒交代吧XD),後面的章節一定會將兩人的過去交代清楚,也希望各位能夠看到最後。
埋伏筆對我而言實在是一大挑戰,每次寫都膽顫心驚想會不會前後面矛盾,但每每想到最後還是隨便寫了Orz,矛盾的地方就哈哈哈……
  這篇我超開心地灑了狗血用了老梗,哈哈,果然這都是我愛的,大家明知道就別說啊。接下來我要迎接可怕的期末地獄,希望依然能夠抽空更新,各位下個章節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