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芬/典芬】夢的庇護者 01

□ 續˙破銅爛鐵的序幕曲
□ 給親愛的小鎮 II


  「日安,先生。」

  舊物店的店長從櫃檯後方探出頭打招呼,從他蹲下身的模樣看來,似乎正在整理東西,雙手戴著粗布手套,身上還穿了圍裙。

  這家新開張的舊物店,四處堆滿了破銅爛鐵,年代久遠的舊雜誌一捆一捆整齊地放在角落,展示架上分類放著不同的物品,像是家庭用具、飾品、雜貨等等。店面後方佈置一個二手書專區,還體貼地擺設了搖椅跟小桌子,仔細一看才發現那也是商品之一。
  店內整體佈置很溫馨舒適,可以感受到經營者的用心,潔亮的玻璃櫥窗,四處擺著生機盎然的植物盆栽,不似其他舊物店總是瀰漫一股陰暗的氣息,這裡彷彿沒有屋頂般,和煦的午後陽光能夠不受遮蔽的照入,在每位客人的肩膀灑落溫暖。

  是間很好的房子,他悄悄下了評論。

  直接走到後方的二手書區,翻閱陳列在架上的書本,此時店長過來小心翼翼地說:「那個先生……明天才是進書日唷,要不要明天再來看看?」看來對方已經抓到自己的行為模式,他總是會在早上這時間來這選本二手書,消磨時間。
  「沒關係,我自己看看就好。」他低聲回答後,對方慌忙點頭回應。

  將選好的書交給店長包好,最後,他的視線往往會落在角落的那張餐桌。
  兩張用原木製作成的樸素椅子,椅背簡單的弧形似乎可讓人舒服倚靠,圓形餐桌上放了個空果醬罐充當花瓶,一枝黃色雛菊嬌柔地在其中綻放。
  「這也是商品嗎?」他第一次開口詢問。
  「呃,是的,偶爾也有被我使用啦。」店長似乎被他的舉動嚇到,語無倫次的解釋。
  「雙人餐桌?……」
  「呃,沒錯,很適合兩個人一起用餐,先生要不要參考看看?」店主這段推銷的話,完全沒有應有的高興或是愉悅,反而充滿納悶。
  他的手停留在這張餐桌上,掌心輕撫過桌面,感受那歲月磨損的痕跡,好一會才抽離手。店長已拉開門準備說:「謝謝您的光臨,歡迎下次再來」的客套送客詞,然而他卻轉身面向他,並掏出皮夾裡的名片,店長愣了一秒才接下名片。

  「您好,我是貝瓦爾德˙烏克森謝納,是這個店面的房東,請您於期限內繳交積欠五個月的房租。」
  他彷彿看見對方瞬間石化。

  貝爾瓦德面無表情,再次以平緩的語調重述,並且從公事包拿出一份文件交給對方:「前任店主已經來電,並將您的契約書副本寄給我,上面已清楚載明您必須負責店內的營運──當然,包含償清債務這點。」

  舊物店的店長終於發出淒厲的慘叫。


                                 ────《夢的庇護者》

  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順利展開舊物店的店長生活,而店主要是販賣以及收購二手商品。安東尼奧麻煩老師傅鑑定前任店長所留下的商品,判定結果中裡頭有高價值的物品並不多(應該說具有價值的商品寥寥可數)

  「哈哈,前任店主只是想有個地方蒐集感興趣的舊東西吧。」老師傅笑著說,眼神閃爍,安東尼奧則大聲嘆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連我這個外行人也看得出來有些東西根本是亂撿來的。」老師傅笑吟吟補充一句:「這家店本來就是間舊物店,至於為何叫『古董店』嘛,好像是前任店主覺得這樣比較氣派吧。」
  「前任店長該不會是……」
  「對呀對呀,我實在老糊塗了,上次那位少年正是店主的孫子嘛。」
  安東尼奧對於已經習慣這樣事態發展的自己感到無奈。

  每天早上,安東尼奧的第一件工作是拿著掃把進行環境清潔,替每個盆栽澆澆水,或換個位置曬曬陽光。老師傅很用心的指點他舊物店的經營要點,原來他也曾開過舊物店,只是現在專職修復工作。
  三個星期過去了,安東尼奧開始習慣每天規律的生活作息。
  早上先慢吞吞的開店和整理商品;午間掛上休息的牌子,悠哉地吃頓中餐、睡個午覺;下午開店後就坐在櫃台內閱讀小說或發呆。安東尼奧第一次打從心底感謝詐騙集團,他幾乎安逸於這樣的生活步調。
  他發現戶頭匯入一筆不算太多的款項,想必是羅馬給自己的資金跟薪資,他運用這些錢,舊物店開始營運,有人上門買東西,也有人來賣東西,經手的物品於此來來去去。

  各式各樣的客人踏進店門,人生的縮影悄悄映照在他們流連的目光中。

  有人對著生鏽的黃銅相框微笑,或許在黑白的風景照中找到一份舊時的回憶;有人瀏覽生活雜貨,找尋生活上缺乏的用品;也有人單純只是進來看看,漫無目的,卻在轉身走出門口時帶走一樣不在計畫內的物品。

  站在櫃檯後的他,靜靜地注視這一切。

  因為開店時間主要只有上午及下午,所以安東尼奧對於那位早上來的客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帶著眼鏡,感覺應該是走斯文路線的高挑男子,卻有張讓望而生畏的臉,全身上下都散發著難以接近的氣息,有次還見到小孩被他嚇哭過。
  當這位客人第一次踏進店門時,連安東尼奧都極力壓抑著想說出「你的表情也太可怕了吧。」的衝動,與這位客人的對話與互動總免不了戰戰兢兢。

  今天,這位客人的身分揭曉。
  安東尼奧後悔莫及,早知道他是房東就應該給予些特別待遇,或許多少可改善現況。貝爾瓦德陰沉著臉沉默,還等待著他的回答。

  「您、您說繳欠的房租是什麼?」安東尼奧好不容易才找回聲音。
  「前任店主已未繳房租五個月,目前累積的欠款是……」
  安東尼奧看到那行數字,差點吐血後昏倒,原來匯進的小錢只是欺敵政策。
  「可是──」他正想辯解。
  「您的契約書可是具有法律效力。」貝爾瓦德簡短說一句話,就立刻讓他閉嘴。

  該說的話已經說完,貝爾瓦德將欠款相關文件留在櫃台上,但在臨走前他又再度打量餐桌,這次開口詢問:「這張餐桌多少錢?……」
  安東尼奧瞬間內心一陣良心掙扎,思考該不該報出昂貴的價格來彌補積欠的房租,但在對方的可怕的表情下哪敢造反,他說出一個很合理的價格,貝爾瓦德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所以到底是要買還是不要買?安東尼奧依舊摸不透對方的心思。


  「這個餐桌該不會是名家製作的吧……但是我看你家隔壁的老爺爺也有類似的餐桌呀……有機關?還是桌腳其實是黃金做的吧?──」
  無論檢查多少次,他們依然只能判定這是一張極為普通的餐桌,沒有特別的雕工或裝飾,只是一般居家用的餐桌罷了。
  「他好像很想買這張餐桌吶……但是每次似乎又在最後一刻放棄,來的時候都會看看這張餐桌再走,他今天第一次問我價錢時真的是嚇我一跳。」安東尼奧皺眉說道。

  送走貝爾瓦德以後,安東尼奧立刻打電話給兩位好友商討,生性愛看熱鬧的他們不一會就出現,三人吵吵鬧鬧檢查那張餐桌跟椅子,許久,安東尼奧才想起來叫朋友來的真正目的:「我不是要你們檢查餐桌啦──拜託,請借我錢。」
  「本大爺才不要。」
  「借呀,呼啊~但利息你要給哥哥摸一下唷。」
  他們擺明就是說這些話來取笑他,倒是法蘭西斯思索一陣後回答:「嘿,乾脆就真的賣給我吧,烏克森謝納公司可是擁有城鎮上不少房子和土地喔,房地產大亨貝爾瓦德想要的餐桌,搞不好價值不斐耶。」
  「如果你拿出這個金額的話,我很願意。」安東尼奧氣沖沖地將帳單貼到只會說風涼話的好友額前,結果只換來一陣訕笑。

  趕走惡友們後,他只想趕快結束這悲慘到可以定為紀念日的一天,決定早早關店。提早開始打掃工作,當巡視店內各處做完確認後,安東尼奧走到櫥窗前,這是他每天的最後一件工作。
  轉動音樂盒的齒輪,《月光》的音符悠悠重新奏響。

 「羅維諾今天還是沒有來……」安東尼奧輕嘆。
  ──是學校生活太忙?還是根本已忘記他說過的話?

  安東尼奧以為做好心理準備,就可以坦然面對某個人的再次離開。
  回到屬於彼此原有的人生軌道,這段偶然的交會終將成為回憶之一,也許偶爾可以拿出回憶凝視,回味從前。他不禁再度嘆氣,但偏偏每天的心情隨之起伏,期盼那踹開店門的聲音、期盼門口能夠出現那個人的身影,輕緩的樂音充滿失落。

  音樂盒曾幾何時又回到自己的身邊,似乎也帶回他以為快淡忘的牽掛。


  安東尼奧的沉思被突然而來的意外打斷。
  「花蛋你不要亂跑啊!」
  「汪汪──」
  突然有隻可愛的白色小狗闖進店裡,一名陌生的男子也慌張跟著跑入店內,一人一狗繞圈相互追逐,男子好不容易抓到活潑的小狗,轉身就發現失笑的安東尼奧,他趕忙致歉,漾起溫和的笑容說:「不好意思,突然闖進來,請問現在還在營業嗎?」
  在他的首肯之下,金色短髮的客人在店內逛著,東瞧瞧西瞧瞧,那隻白色小狗在他主人的腳邊磨蹭,最後,那位客人的視線停在那張餐桌,安東尼奧納悶著這場景怎麼似曾相識,那位客人盯著那張餐桌瞧,並且仔細地撫過桌面。
  「請問這張餐桌有什麼特別的嗎?」
  安東尼奧頓時憶起這場景似乎今天早上才見過,這位客人的動作與貝爾瓦德如出一轍,他忍不住向同樣對這雙人餐桌感興趣的客人提問,心想難不成這餐桌真的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喔,沒什麼,我只是看看罷了。」男子慌忙解釋。
  「不好意思,問了您一個奇怪的問題。只是剛好有人也注意這張餐桌,我才忍不住問,因為就我看來,這只是張很普通的餐桌,沒什麼值得特別注意的地方。」安東尼奧微笑解釋,不想給對方造成疑惑。

  「店長有跟誰一起在這張桌子上用餐過嗎?」停了會,男子微笑地問。

  登時,安東尼奧憶起某張怒氣沖沖的面容。
  他知道,那個人吃著料理時,會不自覺地閉起眼細細品嚐,彷彿正全心全意的感受舌尖傳來的滋味。與那個人相對坐在餐桌前,對方總是忙著戒備和逃避相視的眼神,但卻因自己所做的美食,而卸下所有心防。

  當那個人說「很好吃」,頃刻填滿胸口的滿足感。
  ──安東尼奧笑而不答。


  「一定是很幸福的回憶吧。」

  男子淺淺的笑,彷彿只要輕觸這張餐桌,就可以知道些什麼。





20100531PM2228

第二章是瑞先生和芬太太XD,希望大家可以看到最後。
安東尼奧你死心吧,有我在的一天,你就逃不出貧窮的命運(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