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典芬】夢的庇護者 03

03

  羅維諾站在舊物店的門口,捂著胸口。
  吸氣,吐氣,吸氣,吐氣,這樣他看起來應該像不小心路過的吧。

  他利用每天上學時的繞道觀察許久,甚至還算準了舊物店開門的時間,在這個星期六,羅維諾終於下定決心付諸行動,要是被爺爺知道自己躊躇不前的舉動,絕對會被戲弄說:「我家孫子什麼時候像個小女生一樣害羞矜持啦,喔呵呵。」連羅維諾也覺得自己這樣很愚蠢,但偏偏沒有勇氣光明正大走進店裡說:「欸!混帳,我來了。」

  但今天的情況很奇怪,照時間看來,那個混帳應該打著哈欠慢吞吞走出,著手清掃店前,但此時卻連個影子也沒見到,羅維諾皺眉心想:「該不會那畜牲知道我要來,所以故意不開店吧?!」
  正當羅維諾捲起袖子,準備敲門喊人時,就見到那男人拿著一張紙鬼鬼祟祟地走出,東張西望、警戒週遭。「嗚哇!羅維諾你怎麼來了?」轉頭看見他的安東尼奧驚愕的大喊出聲,羅維諾不爽的情緒又加重幾分,正打算直接走人時,就被拉住手臂阻止。

  安東尼奧慌張地將那張紙貼在店門上,羅維諾疑惑地唸出內容:「因店長身體不適,歇業一天……屁啦,你明明好好地在這!」安東尼奧立刻捂起羅維諾的嘴,下刻他就被男人拉進門內。
  一進店裡,安東尼奧就快速轉身鎖門,並且將每扇窗戶關上,並把窗簾都拉緊,原本明亮的室內頓時變得昏暗,羅維諾注視著這人怪異的舉動,心中警鈴大響。安東尼奧抹抹額際滲出的汗水後,轉頭對羅維諾微笑:「呼~總算弄好了!好久不見~羅維諾──啊啊!!你要做什麼!有話好說啊!」
  羅維諾不知何時拿起商品架上的一把非洲部落雕刻刀,向著安東尼奧大喊:「你你你、你到底想要幹嘛!」安東尼奧嚇得倒退,羅維諾晃著手上的刀繼續吼著:「你居然大白天就想擄人勒索!」「我沒有啊!──」「你少來!」
  兩個人繞圈周旋許久,直到羅維諾先感到疲憊而停下腳步,氣喘吁吁地問:「喂!不要再走了!說!你到底想幹嘛?」

  安東尼奧滿臉無辜的回答:「我要躲債……」

  躲債?!如果可以的話,羅維諾真想掐這傢伙的脖子,質問他到底有沒有病,要躲債還把他牽扯進來。「哈哈哈,對不起喔,一看見羅維諾,就好像反射動作一樣,不小心把你給拉進來了。」安東尼奧毫無反省之意的燦笑,羅維諾則立刻賞他一記頭捶。
  
  刻意拉起的窗簾,昏暗的室內,所有的燈都關起,原來這全為了躲債,不讓外面發現裡面躲藏著人,羅維諾頓時領悟到現在自己佔上風的局面,他揚起得意的笑容,朝外頭大喊:「喂~~混帳店長根本沒有生病!他在裡面躲債~~快點來抓人喔~~」男人拼命地示意,要他噤聲:「羅維諾求求你不要喊了……拜託你啦……」
  「哈哈哈,你的表情也太好笑了吧!」羅維諾失笑,看見對方拿他沒辦法,只能合掌求他別喊的狼狽模樣,就更讓他止不住笑意,安東尼奧無奈說道:「我是真的有苦衷啦……」

  為了佯裝無人在家的假象,羅維諾拗不過男人的苦苦哀求,被安東尼奧拉著坐到地板上。他好笑地看著男人以狗爬式來回進出廚房,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人瞧見屋內有人影晃動。
  安東尼奧從廚房帶回一壺花茶和一盤餅乾,原本還用紙盒裝著的蛋糕,在途中不小心撞到桌腳,變成一團奶油糊,男人笑盈盈地展示說:「這是法蘭西斯,啊他是我的朋友,就是你上次看到的人,他開一家很有好吃的餐廳,這些都是他昨天送我的。」

  被迫坐在擁擠的空間裡,兩人不得已只好肩靠著肩,在餐桌下克難地用餐,羅維諾不禁翻白眼,他們有好好的餐桌不坐,偏偏選在餐桌底下用餐,只有身邊的白痴會笑說:「只差沒有餐桌布,不然我們現在真像在公園野餐。」

  兩人吃著手邊的食物,安東尼奧照例先開起話題,笑問餅乾好不好吃,但無論如何都無法抵擋兩人間的沉默來臨,漸漸地,遲鈍的男人發覺他的異樣,收起自己的聒噪。羅維諾咬著餅乾,香甜的奶油餅乾在他嘴裡僵化的咀嚼,舌尖失去所有味覺。

  安東尼奧揚起一絲苦笑問:「羅維諾,最近學校課業很忙嗎?都沒看到你來,有沒有睡好?怎麼幾個星期不見,感覺你又瘦了。」男人舉起手想摸摸他的頭,卻在下秒被他揮開。
  「關你屁事啊……況且我跟你非親非故的,幹嘛沒事來找你……」最初的逞強,也在最後化為軟弱,羅維諾故意別過視線。無法確切陳述心中的那抹不安,那被喚起的兒時記憶。
  很久以前,那個時候的他還跟菲利分居兩地,而煩人的爺爺因為事業繁忙的緣故不常回家,那個大宅邸只剩他跟家庭教師和傭人在,每天等著他的只有一成不變的無聊課程。於是他開始惡作劇,故意製造麻煩,有一次家庭教師被氣到破口大罵:「如果你不是羅馬先生的孫子,我早就把你攆出去了!誰會容許你這麼任性!」

  除了傻笑的菲利和兩個笨蛋爺爺這三位親人,誰還會無條件包容自己?其實他不是故意要惹這麼多的麻煩,他所想要的不過是一點點在乎罷了。「拒絕」讓人受傷,一想到可能會被拒絕,誰還願意伸出手呢?……況且他又是個麻煩至極的人物。

  「喔喔,因為這個緣故嗎?」男人恍然大悟的模樣。
  羅維諾回頭瞪這混蛋一眼,聽對方的語氣好像這只是個小問題。
  安東尼奧似乎安心下來,這次男人認真地摸摸他的頭,溫柔地像在對待一個傷心的孩子,把摔壞的蛋糕放在盤子上後遞給自己。

  「我以前住在鎮東,沿著大橋的大道向前走,就住在靠近火車站的公寓那邊。我本來是在一家小公司當業務員,但是我那個愛看美女屁股的上司把我裁員了,後來才會看到你爺爺的徵人啟事,成為這家店的店長。」

  安東尼奧叉起自己蛋糕上的草莓,放進羅維諾的盤子中,羅維諾小聲說句謝謝,繼續吃著形狀全無的蛋糕,原本嚐起來索然無味的食物,不知何時讓他想品嘗更多。

  「還有嘛……我很喜歡吃蕃茄喔,各種番茄我都喜歡,也滿擅長做各式各樣的番茄料理啦。很久沒交女朋友了,但有兩個超級損友,我喜歡睡午覺,也喜歡曬太陽,也很擅長種東西喔,存款很少但還算過得去吧,哈哈哈。」說到最後,安東尼奧自己哈哈大笑起來,羅維諾咬著叉子,用力瞪著面前的人,想找出對方說這些話的動機。

  「畜牲,你幹嘛跟我說這些事?」
  「這樣你對我就不是一無所知了,不是嗎?」

  男人笑著將最後一顆草莓放進他的盤子,羅維諾心裡湧起一股被看透心思的羞愧感,低頭將草莓放進嘴中。


  不知不覺,鐘的短針繞了兩圈,茶已經回沖到淡而無味,大蛋糕也被吃到只剩下半塊,就算得到的回應只有笨蛋、畜牲和混帳,聒噪的男人還是繼續說著自己的生活瑣事。羅維諾動動因久坐而僵硬的四肢,問出今天最重要的問題:「喂,你為什麼要躲債?」
  「你家爺爺積欠了五個月的房租,我必須替他向烏克森謝納先生還債……」安東尼奧大嘆一口氣。
  「耶欸?房東先生?」羅維諾聽見熟人的名字有些驚訝。
  「不還的話,我怕自己的小命不保。」安東尼奧似乎想到什麼臉色發青,全身顫抖,羅維諾立刻猜到對方八成也被房東先生的表情給嚇到了。

  哼哼,房東先生只是表情可怕了點……但他沒必要替這混帳解除恐懼!羅維諾忍不住嘴角上揚的哼笑,沒多久身旁的男人又傳來新的歎息:「更麻煩的是,我的債主好像看上這張餐桌,但是另外也有一個客人,每次來都帶著一隻白色小狗,他也想買這張餐桌……」
  安東尼奧口中出現另一個認識的人,羅維諾不由地看向餐桌,訝異的發出疑問:「他們都想要這張破爛的餐桌?」
  安東尼奧苦惱的抱頭說道:「烏克森謝納先生說今天要來收債,那位客人說明天要來,我根本沒有錢可以還啊!而且我無法決定該把餐桌賣給誰……如果賣給烏克森謝納先生的話,我就對那位客人失約;如果賣給那位客人,烏克森謝納先生會不會加收利息啊?!」

  獨自苦惱一會,安東尼奧乾脆向身旁的人尋求意見:「羅維諾,你覺得要賣給誰比較好?」
  「比起這個問題,我還比較想知道他們為什麼想買這張餐桌。」
  看著這張外表普通的餐桌,羅維諾伸手敲敲桌腳,毫無奇特之處,確認這只是張隨處可見的餐桌,提諾還可以理解,但是房東先生應該隨便就可以買到比這好上百倍的餐桌吧。
  
  「為什麼……想買這張餐桌……」安東尼奧似乎陷入沉思,羅維諾再次看向牆上的鐘,發現自己在這裡待太久了,明天還有考試要準備。羅維諾匆匆站起身告別,對方立刻幫他開門,安東尼奧站在門口看著他準備離去,似乎欲言又止。

  「羅維諾,見一個人,並不需要多大的理由喔。」男人揚起溫暖的微笑。
  「你這個人腦袋怎麼這麼簡單啊……」羅維諾無力的回答。
  他聽見對方低笑說:「這本來就不是複雜的道理啊。」

  最後,安東尼奧搔搔臉頰,彷彿想起什麼事:「羅維諾,明天再一起吃飯吧,你還沒跟我說說自己的事呢。」
  「去˙死˙吧,混帳!」


  該死的,居然感覺到自己漲紅了臉。
  腦中不由地浮現餐桌上冒著熱氣的料理,對面有著手拿餐具、笑得開懷的那個人。

  溫暖的畫面印在心中的一角,暖度悄然升起。




20100613PM0744

期末真不是人過的日子(淚流
更新還是會很慢,請大家多等一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