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典芬】夢的庇護者 04

04.

  搬來鎮西一個星期,花蛋比他還快適應這裡的環境。
  現在住的地方,剛好是在這棟公寓最上層的最後一間,轉角處有寬廣視野,讓他可以輕易看見大街上發生的事情,甚至還包括對街上比這棟公寓還低矮的樓房。

  所以,他才會注意到那個人。
  那個人住在對面房子的二樓,整層樓似乎只有一人獨居,他的生活很規律,每天七點半吃早餐,早上八點出門,晚上七點到家。過了好一段時間,他才知道那個人正是赫赫有名的房地產大亨貝瓦爾德˙烏克森謝納,同時也是這棟公寓的房東。

  慢慢地,他發現更多關於那個人的事。
  這裡的人都很親近可善,出外走動一回就可聽見許多關於房東的事蹟,貝爾瓦德先生常常巡視他擁有的房子,並且暗中注意房客有需要的地方,他常會默不作聲的打掃公寓走廊,或在聖母小雕像前放上新鮮的花束。偶爾也端出房東的架子要求住戶遵守規定,但這全都是出自於替對方著想的善意。

  對方始終沒有察覺到自己,只有他一個人默默地在意起對方。
  當暮色染盡大街小巷的磚瓦,貝爾瓦德先生踏著步伐歸來,偶爾手上還提著去市場買的食物,那人最後總會佇立於街角,安靜地望著萬家燈火,久久未離去,而那樣孤寂的背影漸漸地烙印在他心底,無法抹去。

  他什麼時候養成撐著臉頰,靠在圍牆邊偷窺的習慣?
  每日晚間的七點半,望過對街樓層的窗口,當他看見那個人坐在偌大的餐桌前吃飯時,都忍不住問:「花蛋,一個人吃晚餐不會寂寞嗎?可是我看那個人好像很寂寞的樣子。」花蛋在懷中,像是同意似地汪了兩聲。

  因此,他才萌生一個念頭。
  *  *  *

  「第一是蕃茄,第二是蕃茄,第三個重點還是番茄蕃茄。」
  「蕃茄、蕃茄、蕃茄……去死啦!你這蕃茄混帳!」

  羅維諾差點把手中紅通通的新鮮番茄給捏爆,安東尼奧則不受影響,繼續搬出更多的番茄,整個廚房簡直快被蕃茄海給淹沒。好不容易結束可怕的番茄列隊點名,安東尼奧拿出一張紙開始唱名:「今日的菜單,前菜是蕃茄水果沙拉、湯品是雞肉蔬菜蕃茄濃湯、主菜有蕃茄什錦海鮮義大利麵和蕃茄披薩,甜點有蕃茄冷盤。」


  羅維諾比預定的時間稍遲了些,看見空蕩盪的餐桌時,他堅決否認心中有倏忽即逝的失望感,過了一會,安東尼奧才從後門探出頭來,對他招招手,結果就這樣被拐進廚房幫忙。
  「喂,混帳,先說好喔……我笨手笨腳的,待會搞砸你敢罵……」羅維諾彆扭的小聲說道,總之待會如果他毀了料理全都是這混帳的錯。
  「料理如果一起做的話,會變得更好吃唷,就算搞砸了,我們再一起收就好啦。」安東尼奧笑著解除他的擔憂。
  
  橄欖油倒入平底鍋發出吱吱響聲,羅維諾笨拙地將切得亂七八糟的胡蘿蔔跟蕃茄等蔬菜扔進鍋中後,安東尼奧熟練地灑入月桂葉,香料的芬芳與食材融為一體。火爐上的湯鍋已經煮好高湯,濃縮雞胸肉和雞骨熬煮的菁華,爆香的蔬菜分次加入高湯,將乾酪和鮮奶油緩緩加入,橘紅的濃湯反射出點點光芒。

  如果光看已經完成的美味料理,或許會認為廚房是個和平的地方,但此時的廚房只有混亂以及此起彼落的呼喊和咒罵。
  「怎麼辦?!怎麼辦?!混帳,我不知道要加多少……該死的!我全加進去了。」
  「那那、那就多加點水吧……不不!加這樣就夠了!不要再加了!」
  羅維諾依舊發揮搞破壞的好本事,安東尼奧一會必須處理過淡的清湯,又要想辦法收拾切壞的蔬菜。羅維諾擰眉心想,男人明知道他對廚房的事情一竅不通,為何還要自討苦吃,徒增困擾?
  就像午間時刻家庭主婦最愛看的小鬧劇,荒謬的沒有道理,羅維諾嘆氣,安東尼奧似乎沒聽到他的嘆息,笑著向他遞出湯匙:「吶,嚐嚐味道。」羅維諾依話傾身將湯匙含入嘴中。

  「好吃耶。」羅維諾驚歎的說。
  「很好吃吧,這可是羅維諾做的喔。」
  安東尼奧將收回的湯匙重新舀了一匙放入嘴中,滿意地點點頭,不習慣被人稱讚的他早已害羞到低下頭,開始亂切起蕃茄。

   好菜上桌,他們兩個人將煮好的料理放到那張雙人餐桌上,不怎麼大的桌面頓時被盤子佔滿,當所有的菜餚就緒時,店門被推開,那名有著溫潤氣質的男子走入,笑著向穿著圍裙的他們打招呼。
  「店長,病有沒有好轉些?昨天來的時候看見公告,我還很擔心。羅維諾,你也來這裡買東西嗎?」提諾笑著說。
  「哼,我是被逮來幫忙,還不是某個混蛋騙我!」說罷,他還不忘踩身旁的人一腳。提諾微笑看著兩人吵鬧好一會,才說出今天來的目的:「店長,今天我來是想來買這張餐桌……」
  「我知道,但先等一會吧。」安東尼奧揚起了然於心的笑容,他拉開木椅,示意提諾入座:「請先坐吧,另外一位應該也快要到了。」羅維諾狐疑地掃視安東尼奧,不曉得對方到底在計畫什麼,安東尼奧還給他一個沒問題的眼神。

  『叮叮噹噹。』清脆的門鈴聲響起,三個人同時看向店門。
  只要親臨就讓人覺得室內彷彿颳起寒風,來人依舊是那張毫無表情的面容,白色襯衫和深灰色的西裝外套,鏡片後的雙眼如深不見底的井水,貝爾瓦德低喚:「店長。」
  「是,我在!」安東尼奧立即稍息立正,站至對方面前。
  「這是可以舒緩感冒的酒,睡前溫熱喝,很有效。」
  安東尼奧掩不住驚訝,伸手接下貝爾瓦德的慰問禮,轉換的表情似乎記起自己昨日的行為,而顯得十分過意不去說:「呃,非常抱歉讓您多跑一趟,明明昨天是要償還欠款的日子。」安東尼奧趕忙拉開另外一張椅子:「烏克森謝納先生,請坐。」

  當素不相識的兩人面對面就坐,整個畫面就成了奇怪的場景,安東尼奧咳了聲說道:「我不知道你們為何想買這張餐桌,所以我也無法決定要賣給誰……所以乾脆兩個人一起吃個飯吧,也請告訴我,你們想買這張餐桌的理由。」

  羅維諾先發現提諾的異樣,他拿著刀叉的手正在輕輕地發顫。
  而貝爾瓦德則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只低聲說道:「謝謝您的招待。」

  他傾身悄悄靠近提諾的身邊,垂首小聲地安撫:「提諾,你也知道房東先生就是那張臉可怕,不要太緊張,你應該見過房東先生幾次吧。」提諾僵硬地點點頭,而前方的貝爾瓦德似乎聽見他們之間的耳語,停下動作。

  「你住在哪裡?」貝爾瓦德定定地開口。

  聽到這個問題,提諾頓時臉色蒼白,他手上的湯匙落在磁盤上,發出噹的一響。

  「房東先生你問這幹嘛?你不是知道提諾是住三樓的最後一個房間嗎。」羅維諾不解地回問,他可是房東先生耶,沒有人比他更了解房客的狀況,有時候還會比房客本身還要清楚狀況。
  「因為三樓的最後一間房間並沒有出租。」貝爾瓦德啜飲咖啡後,緩緩答道:「那裡一直是公寓的儲藏室兼倉庫。」
  「沒錯,請您逮補我吧。」提諾垂頭喪氣的低下頭,伸出雙手。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在旁的兩人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我一個星期前還住在鎮東,因為房東發現我養了花蛋,所以被解除了租約,我本來打算到鎮西來投靠朋友,順便請他們介紹給工作給我,但是來了以後才發現……他們出去旅行了,我只好找個儲藏室暫時睡一晚……」

  非˙法˙居˙民?!
  安東尼奧和羅維諾對望,不知道該怎麼辦。

  似乎打算問最後一個問題,貝爾瓦德沉靜的雙眸初次出現不確定的意念,說話的語調帶著半分猶豫:「……那為什麼你想買這張餐桌?」

一個連房子都沒有的人,為何想買這張餐桌?

  「啊啊!那個、這個,我不是故意要跟你搶的,只是我想說,你或許比較需要一張小餐桌,因為那麼大的餐桌,比較遠的菜比較難拿到吧。況且我又白住你的公寓……我是在三樓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你家的,絕不是故意偷看……」提諾慌張地擺手想澄清,無奈越解釋卻越模糊。

  以為買張小餐桌就可以讓心情好過點,讓寂寞少一點,多麼可笑。
但沒想到,對方也懷抱與自己相同的想法。
  從開始到現在,他需要的根本不是一張更小的餐桌,而是……

  貝爾瓦德垂首掩嘴忍笑的模樣,徹底嚇壞在場所有人。
  提諾連呼吸都變得小心萬分,他向餐桌旁的兩人投以求救的目光,但安東尼奧與羅維諾兩人也只能站在原地,絲毫不敢輕舉妄動,被懷疑永遠不會改變表情的人居然會笑到必須低頭掩飾的程度,誰知道出了什麼狀況。


  當氣氛詭譎到極點時,店門被用力推開,基爾伯特大聲嚷嚷衝進店裡:「失火啦!失火了啦!三條街外的公寓失火了!──」聽到此話眾人才回過神,愣了會,羅維諾才驚慌地大喊:「那不是我住的公寓?!」

  提諾愣在原地,顫抖著肩膀,他摀著嘴,斷斷續續地說:「花蛋……花蛋今天沒有跟著我出門。」



20100626PM0748

痛苦的期末也過了,但日子沒有輕鬆到哪裡去呀!(眼神死
感謝不離不棄的各位,奉上更新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