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親子分/典芬】夢的庇護者 05 END

05.

  不常見的火災立刻引起路人圍觀,遠遠就能看見黑色濃煙從公寓三樓的窗口不斷冒出,圍繞在一旁的人群看見貝爾瓦德就自動讓出一條路。
  「所有住戶都逃出來了嗎?」即使氣喘吁吁,貝爾瓦德還是急忙向消防隊員確認住戶的安全。
  「全都出來了,起火點好像是柯克蘭先生的房間,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冒出了濃煙。」消防隊員伸手指向三樓的房間,陣陣濃煙不斷從內部冒出。
  「請問一下?你們有看見一隻白色的小狗嗎?」提諾焦急的插話,但所有消防隊員皆搖頭以對,他慌張的張望四周,但只看見觀看的群眾跟剛逃出來的懊惱住戶。
  其他三人也加入尋找的行列,卻都因推擠的人潮無法好好尋找,直到站在街道旁的一個小男孩突然好奇的指向三樓,轉頭對他媽媽說:「那邊好像有個白色的東西耶。」眾人抬頭一望才發現三樓窗口那小小的身影。

  「花蛋!」
  「在那裡!──」
白色小狗趴在窗台上發出嗚嗚的求救聲,消防隊員阻止想衝進火場的提諾:「現在還不知道裡面的情況,不可以貿然進入,不然很有可能被濃煙嗆傷!」
  但是實在無法眼睜睜望著花蛋趴在窗台的無助模樣,提諾握緊拳頭,正想奮力甩開消防隊員,不顧一切衝進火場時,有個人從身後搭著他的肩膀,阻止他的魯莽。
  沉穩的聲音附在他耳邊說:「放心,不會有事的。」提諾回首望向篤定的對方,顫抖的問:「但花蛋還在上面……」
  肩膀上的那雙手有著堅定的力道,由掌心傳遞的暖度,似乎在給予他無語的肯定。

  花蛋似乎很害怕,不斷地發抖,發出嗚嗚的求救聲,雙腳努力攀附在窗台上,而濃煙似乎冒出越來越多,消防隊員無法立刻抵達三樓,情況到危急的最高點,眾人皆束手無策之際,貝爾瓦德走向前,向上仰視與花蛋對望,敞開雙臂。

  似乎傳達某種無語的訊息,花蛋不再發抖,下秒,牠奮力從窗戶一躍。

  「嗚哇!」
  下刻,花蛋安全的落在貝爾瓦多懷中,提諾接過安然無恙的花蛋,忍不住喜極而泣,當下便轉身用力的抱緊貝爾瓦德,被對方緊緊擁抱的貝爾瓦德,原本毫無變化的臉首次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臉頰甚至微微泛紅。
  安東尼奧將全部的經過盡收眼底,他笑著回頭想尋找許久不出聲的羅維諾,要他也看看這好笑的畫面,但接下來發生的情節,在他的眼中就像慢速靜止的畫面播放,迴旋再墜落、迴旋再墜落。

發生的一切全成了模糊的影子交錯。

  他看見火,兇殘的大火,在冷冷的夜裡,連雨也澆不熄,彷彿是來自地獄的業火。他想起來了,這是惡夢中的場景。他用盡全力嘶吼,但呼喚的語句連自己也聽不見,只剩下兇殘到彷彿要將世間燃燒殆盡的大火。

  是誰的聲音?試圖要將他從惡夢中拉回──

  羅維諾發現自己再度置身在於閣樓之中,意識到自己正在夢裡,重回熟悉的場景。自從他不再因為沒有音樂盒而作惡夢後,取而代之的就是這小閣樓的夢境。每一回都是相同的劇情,他靜靜注視天窗外的白雲緩緩飄盪,鴿子振翅飛向藍天,但此刻隱隱約約發覺有了異樣。
  教堂聖歌止歇的瞬間,他聽見傳來的腳步聲。


  他醒來時,望見似曾相識的老舊天花板,旋轉涼扇送來清爽的微風,德布希《月光》溫柔的彈奏著,他轉頭看向一旁,發現貝爾瓦德坐在床邊:「……店長說,有音樂盒的音樂應該會讓你睡得比較好。」羅維諾伸手觸摸自己的額頭,確認沒有發燒。

  「公寓的火已經滅了,但是三樓被濃煙薰得亂七八糟,你家裡面沒有事,只是公寓牆內的管道線路都被燒壞了,現在還在找工匠修復。」貝爾瓦德簡單解釋後來發生的事情,羅維諾安靜地聆聽,朦朧的雙眼尚未凝聚焦距。

  「房東先生,鎮上有沒有房子的閣樓可以看見大教堂?」他低聲詢問。
  貝爾瓦德眼底閃過一絲訝異後,以平淡的語氣回答:「……有,鎮西靠近山坡地的區域,那邊有棟大宅子,那裡的角度應該可以看的見大教堂。」
  「……現在是誰住在那?」
  「先別想這個,休息夠了的話,就起來吃點東西吧。」打斷他的追問,貝爾瓦德盯著羅維諾有乖乖喝完熱牛奶後,兩人才走下樓,提諾抱著花蛋坐在椅子上。
  「幸好你沒事。」提諾微笑摸摸他的頭,羅維諾結巴的解釋:「我、我沒事了,可能是因為人群太過擁擠,所以才會不舒服吧。」

  與剛剛發生的混亂對比,此刻顯得如此靜謐。
  因為一張餐桌而產生的奇妙機緣,使素不相識的人們相遇,甚至還發生火災的意外事故。他們不約而同望著那那桌已冷掉的料理,誰也沒想到一天之內能發生這麼多事。

  「房子是人們的庇護所,餐桌是人們的靈魂,而燈火就是人們的夢了。」
  提諾似乎想到什麼有感而發,他來回撫摸花蛋的背部,小狗發出舒服的呼嚕聲,這孩子剛經歷了生死交關的一刻,現在已經疲憊到深深熟睡。

  「雖然我不是您的房客,但住在這裡短短一個禮拜,就能感受到當貝爾瓦德先生的房客是多麼幸福,因為有您守護,所有的房客才能安然幸福地在此生活,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自己也是您的房客……」

  「公寓並沒有多餘的房間出租。」貝爾瓦德直斷地回答。
  「這樣啊……」提諾失望地低下頭。

  「所以你跟我一起住吧。」
  「耶欸!!!」聽見出乎意料的回答,提諾震驚到不小心扯到花蛋的尾巴,小狗發出哀嚎。

  這算是皆大歡喜的結局吧,羅維諾不禁再瞧瞧這張雙人餐桌一眼,微笑心想搞不好真的有奇妙的力量存在。一張餐桌牽引出的緣分,而它現任擁有者絕對沒想到可以因為一頓飯,進而改變一個人的際遇。
  說到那個人……羅維諾此時才想起某個聒噪的身影。

  「至於羅維諾……剛剛我和你爺爺通過電話了,討論你的去處。」貝爾瓦德向他開口。
  「啊糟糕!我想起來了!」羅維諾這時才恍然記起自己是受災戶的一員,整棟公寓的管線都要整修施工,這段期間根本無法居住,所以他現在也無處可去了。

  正當他準備聆聽自己的安排時,討人厭的電話響起,刺耳的鈴聲打斷他們的對話,羅維諾極度不爽的走向櫃檯,接起電話,聽見尋找已久的那個人朗朗大笑的嗓音。
  「唷!安東尼奧,剛剛貝爾瓦德打電話給我,他說因為公寓要整修所以房客都要遷出,還問我關於孫子的去處,我立刻想到一個超棒的好方法啦,就讓羅維諾住你那不就好了嗎?貝爾瓦德也同意,還說可以順帶解決債務問題唷,你真是個好運氣的男人耶,啊哈哈哈哈~」
  「爺爺……混帳爺爺!!誰叫你亂決定的!!──」

  好了,他現在已經知道自己的安排了。

  羅馬發現接電話的不是那個可憐店長,而是自己怒氣沖沖的孫子,立刻放軟語調,尷尬回應:「喔?是我可愛的乖孫羅維諾喔,你現在在安東尼奧那邊啊?沒有啦~爺爺想說臨時找不到地方住,不如就住在熟悉的人家嘛,你家另外一個爺爺在催了,我要繼續工作囉,再見啦~」

  對方說完便迅速掛斷,電話剩無人回應的嘟嘟聲,而倒楣鬼安東尼奧什麼也不知道,就是挑了一個太好的時機回來,他用身體推開門,雙手上提著行李還有一些裝袋打包好的應急物品,進門向貝爾瓦德笑問:「我已經先幫忙把羅維諾家一些比較急需的東西先打包過來了,那麼現在要搬到哪?」
  「就放在這裡不用搬了。」
  「啊?為什麼?」聽見安東尼奧不明究理的一問,羅維諾的怒火瞬間到達燃點。
  「去死吧───混帳!!!」

  用力襲來的一記頭槌害得安東尼奧捂著肚子久久不能站立,無緣無故被攻擊,兇手還直接甩門離去,他只好向貝爾瓦德求問:「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羅維諾突然會這麼生氣?

  「可以讓積欠的房租一筆勾銷,如果你能答應我的要求,請您照顧這個孩子一段時間,盡量陪他一起吃飯,別讓他常常自己一個人。」他這個房客雖然嘴巴上老愛逞強說不在乎,但其實很不喜歡打開一扇沒有人等待的門。
  「……我一定會的。」聞言雖有些驚訝,但安東尼奧仍認真的點頭答應。
  「那麼再加上這張餐桌,積欠的房租就算付清了。」貝爾瓦德從口袋拿出一張紙遞給安東尼奧說:「還給您吧,這是房租的欠據,再請您詳閱了。」
  從來沒聽說有這個東西,安東尼奧疑惑的閱讀字條。

  『近日有人在打聽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家族的當家下落。』

  「……謝謝您的幫忙。」安東尼奧掩飾一閃而過的慌亂,點頭致謝。


  貝爾瓦德自然地牽起提諾的手,花蛋似乎睡飽了,精神十足的在他們的腳邊亂轉。兩人一同走出店門,就看見談話中的主角正躲在轉角嘔氣,貝爾瓦德走近一問:「還不回去嗎?」對方冷冷哼了一聲,撇過頭去。

  黑夜已悄悄來臨,小小舊物店的玻璃櫥窗透著溫暖的鵝黃色光芒,從以前他就覺得房子的燈火彷彿在呼喚,對所有被冰冷現實傷害、懷著過往傷痕的人們輕輕低訴,這裡是庇護之所,這裡可以安然睡去,快回來吧……

  「那是間很好的房子,羅維諾你懂嗎?」貝爾瓦德指著舊物店說。
  「我不懂。」對方立即皺眉回答。
  「一間好房子,是因為裡面住著很好的人。」

  貝爾瓦德嘴角揚起輕淺的弧度,拍拍羅維諾的肩膀:「至於你問的那棟宅子……那時你可能太小,所以已經忘了,那是你家爺爺的資產,十年前經過一場大火就一直荒廢在那。」貝爾瓦德停止說話,他看見舊物店的店長跑出,正慌張地尋找嘴硬的少年。


  小鎮的萬家燈火悄然點起,房子的夢、人們的夢,無論是溫暖的,還是悲傷的,都懷有對未來的虔誠祈禱。
  滿月的光輝灑落大道,以前這是他孤獨回家的路,如今他卻握著另外一隻手,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居然毫不猶豫地牽起對方,貝爾瓦德感到有些窘迫,但卻不想收回手。

  「那個……請多多指教。」最後他低頭擠出這句。
  提諾傻愣了一會,漾起溫柔的笑容回應:「也請您多多指教了。」


  ──「我們回家吧。」

  * * *
  
  What are four walls, anyway?
  房子有沒有牆壁並不重要
  They are what they contain.
  重要的是裡面住了什麼人
  The house protects the dreamer.
  房子能讓人的夢想成真

  Unthinkably good things can happen, even late in the game.
  意想不到的好事一定會發生,永遠不會嫌晚。
  It’s such a surprise.
  因為人生充滿了驚喜。


  羅維諾,你還沒有發現吧。
  跟安東尼奧在一起的你,笑容變得比較多喔。



  20100629PM1035

  強制進入同居模式(大笑)

  《夢的庇護者》這個題目來自於小說《托斯卡尼豔陽下》一書其中的標題。
  苦惱到底在七月底前可不可寫完,我月初有十天不在,我真的不想要開窗啊(痛

  那個……歡迎留言XDDDDDD  

  最後的一段話,出自電影版中的台詞。
  深深覺得有人一起分享食物,真的很幸福。